畢業於演藝戲劇系,轉而踏上編劇之路的黃詠詩多次籌備自編自導的獨腳戲,過程中監製管數宣傳一腳踢。試過寫電影劇本,然後又回歸搵食艱難的劇場。 有人話香港喺文化沙漠,黃詠詩就話沙漠都有綠洲。

適逢小編在趕大學的功課,便問阿詩有沒有試過未有感覺,卻要「嘔」出一份劇本來。

「當時我去見工,聽完之後好老實咁同彭浩翔講,份大綱我無feel。於是,佢將份大綱放埋咗一邊同我講,『咁我哋講啲有feel嘅嘢』。」

阿詩說的是她唯一寫過的電影劇本──《公主復仇記》。當時彭浩翔未有今時今日的名氣,戲也只是一套成本不高、「拍又得唔拍又得」的片,「於是,我哋一傾就傾左八個月」。機緣巧合下,影片升格成了大片,有了吳彥祖、阿嬌等明星在陣,最後便一炮而紅,「但其實我喺好愧疚」。阿詩說彭導是一個很勤力、很熱愛電影的人,自己遠遠不如,只不過是因為友人介紹才會來到,「但我喺過嚟玩㗎喳,我喺鐘意做舞台劇」。而且,拍電影的人意志要很強,要隨時準備好,卻永遠不知道戲何時開拍、何時上映,「唔似做舞台劇,我約到場,我就只需要諗好嚟緊一年半」。就是這樣,熒幕上的處女作,也成了阿詩的收山之作。

之後有不少人找過她寫電影劇本,她都婉拒了,覺得「我不配。喺我未自己寫到一份電影劇本之前,我都唔會再接」。

再次回歸舞台,小編問她有甚麼要跟觀眾說。

「帶定錢嚟買本啦!死啦,喺咪好市儈。」

這當然只是說笑,但做戲劇的在香港很難「搵食」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唔夠場喺真嘅」,全香港只有那十來二十個表演場地,卻要二百多個藝團去爭。而且,現時香港劇壇沒有一個實在的交流平台,有很多曾經嘗試發圍的網頁、專欄,通通都沒有了,不能接觸觀眾,切實地影響了觀眾的入場。

「我做北區、元朗,觀眾放工放七點,點去?香港人慣左八點放工,去戲院睇一場九點半,點會適應預早俾定幾百蚊,幾個月後要準時去到戲場睇劇?」

在香港,做劇艱難,資助少,觀眾不多。有劇團用明星招來一批新的觀眾,有的開出了自己的一條路,「潮漲潮退,一定有班人喺無端端入嚟,亦都會離開」,做劇要摸索的就是如何留得住自己的觀眾。

香港戲團不屈不撓,在這塊人稱文化沙漠的土地上生出了很多香港特有的演出。牛棚、工廈,通通都成為了演出場地,小編更試過在一個咖啡廳的樓上雅座做過一次現代舞的演出。「而家都有所謂嘅素人劇場 (community theatre),我覺得佢好有機會成功帶到新一批觀眾入到嚟劇場」。


《破地獄與白菊花》(九重地獄版)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5月11-13,19-21日 8pm
5月13,20,21日4pm
票價:$320, $240

5月14,18日8pm*
5月14日4pm*
票價:$300, $220*
*設有全日制學生八折優惠(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門票現已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購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