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你一個人自編自導演齣戲,你會演什麼?黃詠詩選擇講喪禮,「仲要喺破地獄嗰隻」。

「好似聖經咁講,撒種,有撒左種唔出,有撒左反而長出好多子粒來。」

這句說話,其實很阿詩:生於道教家庭、入讀天主教學校、偏愛聽古典音樂,於是成了一個文化大熔爐,也因為這個背景,生成了《破地獄與白菊花》的故事。

讀的是聖經,自自然然不會明白道教的儀式,但這些禮儀卻是從小到大都要做的。「破地獄嘅道士會穿步、破瓦,我全部都會講、會笑,但喺我笑完會解釋返。我一齊笑,喺因為我明白觀眾唔明白咩,因為嗰個就喺曾經嘅我」。

於是,阿詩找來了道教裏面最標誌性的破地獄儀式,再將中式喪禮用的黃菊和西式用的白色融合,《破地獄與白菊花》就是從這個背景孕育出來的了。

這套戲五月第九次演出,小編直問一句:「其實有咩唔同?」。

每次演出嘅社會氛圍其實好有影響。」

頭數次演出,上半場的喜鬧位,觀眾都笑得反肚,到了下半場的感性位,「其實都feel到觀眾開始訓」。直至2012年那一次,演出是在十月,而當年的十月一日,發生了南丫海難。「當時,大家都好有無力感,就喺嗰一次做到下半場,個場still到呢!」大概是當時的一片愁雲慘霧,讓觀眾終於與劇情搭通了。

有網友和阿詩在臉書交談說:「而家睇呢套劇就最岩啦」。

除此之外,觀眾和阿詩在這幾年間的經歷,也會讓劇情變化。

有觀眾跟阿詩說:「之前屋企有人走左要辦喪禮,我當時完全唔明、亦完全唔識接受,因為根本無人教我接受。我當時睇妳套戲,我終於明咗,我睇嗰陣喊到癲咗。」在編劇過程,阿詩做了一大輪的資料搜集,她發現了喪禮的真締,「死者已逝,喪禮喺做俾在生嘅人睇」。

在九次演出期間,阿詩也發挖了很多有關她祖母的故事。「我阿媽早排先同我講,原來阿嫲揹過我㗎!」這些都成為了重演的新素材。「第一次做嗰時,有個位喺話自己點解得我一個,而家有左家庭、女都生埋,所以好多嘢都會唔同哂」。

《破地獄》其實很像是黃詠詩的一本日記,而觀眾就是從翻看這本日記去認識自己,也去認識阿詩。《破地獄》的變化,也就是黃詠詩的成長;這套劇的獨特性,也是它長青的原因。

「有時睇返以前嘅本,會覺得乜原來我以前喺咁嘅。」

「其實我覺得我真喺寫得幾好。」阿詩笑說。有人說,世界上所有劇作說的都是愛與死亡,「《破地獄》正正喺包含哂兩樣嘢」。她覺得自己的專長在於捕捉情感,好像過山車一樣牽動觀眾的情緒,「其實佢地睇得好辛苦,喊到鼻水都出埋,突然又要笑」。

看阿詩的劇,其實會感受到她是用自己的生命說故事,寫出了自己的經歷,所以才會觸碰到人的內心、才會動人。

「寫《香港式離婚》時,寫到了邵美君演貴婦Maria去揭發老公偷食嗰場,大家不斷催我稿,我都未諗到點樣收科。」腦閉塞了一輪,「我決定咗去清貓屎」。她拿起了鏟再挖貓沙時,看見兩隻貓也在回望著她,忽然腦海中出現了兩個字──助養。

她自問「助甚麼養」,再自答「助養Maria,助養世界上所有嘅Maria」。想通了,她便回到電腦,含淚地寫完最後這一段。就是這樣,《香港式離婚》最打動人心的一幕就出現了。「佢可以令世上所有Maria都開心,但喺滿足唔到枕邊嘅嗰個。呢一樣喺世界上最痛苦嘅事」。

image 黃詠詩


《破地獄與白菊花》(九重地獄版)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5月11-13,19-21日 8pm
5月13,20,21日4pm
票價:$320, $240

5月14,18日8pm*
5月14日4pm*
票價:$300, $220*
*設有全日制學生八折優惠(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門票現已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購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