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紀平(Keeping Lee) 這個名字對本地攝影界人士一定不會感到陌生。Keeping Sir 有二十多年攝影教學經驗,現於中大及公開大學任教攝影課程。Keeping Sir 可謂桃李滿門,本地多份報章的攝影記者都是其門生。適逢早前Keeping Sir 舉行其一年一度師生攝影聯展,小編把握機會,訪問一下他多年來的教學心得。

Keeping Sir 畢業於英國西敏寺大學,擁有英國攝影理學士學位,其攝影技不容置疑,照道理,從事商業攝影必會有一番作為,而教學之路予人退下火線的感覺,為什麼 Keeping Sir 畢業不久就投身攝影教學生涯?

Keeping Sir 的答案很簡單︰「商業攝影只是維持生計,我的興趣是教學!」

「教了這麼多年攝影,會覺得教的東西重複又重複,感到很悶嗎?」

「同一朵荷花、同一條流水,有上千種拍攝方法。攝影很廣泛、永遠都說不完。我覺得每日都很新鮮!」

「是否每個人都可以影到靚相?」

「我有很多學生是退休人士,攝影跟年齡、背景無關,是心境問題。」

DSC_1421

是次「善影相傳」聯展,Keeping Sir 聯同80多名學生攜手展出逾千幅攝影作品,締造一個屬於香港攝影界的攝影展覽紀錄!

「如何啟發學生的審美觀?」

「要談論美,首先要拍了照片出來再說。很多人覺得自己不懂,所以不肯拍照。我會先叫學生拍出來看看,再指導他們把作品微調,如︰ISO及角度,再拍多一張。”The best one is always the next one”,下一張一定會拍得好過上一張,所以千萬不要停下來。修改的過程可能只是一兩分鐘,拍出來的作品就完全是兩回事。我的角色就是要把學生的藝術細胞引發出來。」

「Snapshot 很講求decisive moment,但當我準備好之際,那美好的瞬間就消失了,要拍好Snapsot 的竅門是什麼?」

「拍不好 Snapshot,是因為你沒有準備。」

「拍 Snapshot 也可以準備嗎?」

「 當然。你一早知道身處的環境如何,那你可以預先設定好ISO、快門等。一切都準備就緒後,要做的就是等待decisive moment發生那一刻。由拿起相機到拍攝,只是一至兩秒的事。」

小編真是恍然大悟!我每次都是遇到值得拍攝的瞬間才匆忙拿起相機作設定,結果什麼都拍不到。

「攝影器材是不是真的很重要?每當我跟朋友出去影相,我拍得比他差,我會歸咎於自己的器材不及他好。例如︰鏡頭唔夠wide、光圈唔夠大。」

「你當然可以賴落器材度,但你同時也要賴吓自己。」

說罷Keeping Sir 就問我關於操作相機的問題。食指按的是什麼鍵?要增加曝光,圓環是要順時針還是反時針轉?小編花了十多秒才答得出。

「你要非常熟悉自己的相機,達到人機合一才可以在decisive moment發生時不加思索地拍照;第一張拍得不好,你要知道自己哪裡出錯,微調後很快就可以拍出一張更好的照片。」

DSC_1420

很多學生都送上花牌祝賀Keeping Sir!

「現在科技愈來愈發達,即使用手機也可以拍出好相,亦多了很多『攝影師』,你會否覺得攝影變得很廉價?」

「用手機Snapshot完打咭跟拿著攝影器材於凌晨、夜晚去影相是兩回事。我不會滿足於iPhone 攝影的階段。可是在看效果,不看心機的年代,我有些憂慮用相機攝影的前途,我不想『相機』於100年後消失了,所以我想盡一己之力,推廣攝影。今次學生參展的作品是不容許用iPhone的,我規定所有人要用手動模式拍攝,因為這才是真正攝影的樂趣!」

今次訪問真是讓小編獲益良多,Keeping Sir 果真是很有heart!他贈送了是次「善影相傳」師生聯展的場刊給我,當中在「學生感言」一欄,有一位末期癌症的學生說攝影可以幫她減壓,從新認識世界,細味人生。攝影不但是記事,更可讓人得到心靈的慰藉!的確,為呃like而影跟花心機設定影出來的照片是兩碼子的趣味,今後我也得認真一點看待攝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