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如果要印咭片,一天時間可取貨,盛惠一百大元。在印刷技術已經這麼先進的年代,竟然還有人堅持做凸版印刷,成本高又花時間、人力,雖然好像不太符合經濟效益,但成品像藝術品多於印刷品,傳統工業還是有它的存在價值。

Thomspon 是時分印刷的負責人,他本是一名攝影師,興趣是做木工。Thomspon有一次走進一家快結業的凸版印刷店,見到凸版印刷機在運作,覺得機器好有型,印出的線條很厚實,便對這門工藝產生興趣。適逢攝影界競爭大,他萌生了轉行的念頭,之後買了一台印刷機自學,慢慢接訂單承印。現在主要的客源是台灣設計師,在他們眼中” made in Hong Kong” 是很了不起的!

香港凸版印刷香港凸版印刷

凸版印刷需要印完一種色,風乾後再印第二種色。

 

「凸版印刷成本較高,製作時間較長,在現今什麼都講求平、效率的時代,有什麼優勢?」

「如果印少量,凸版印刷的成本其實較低。它能處理厚紙張,做出凹痕的效果。凸版印刷可以在貴重的紙材上,把時間人物地點印得漂漂亮亮,令你寄出請帖給賓客時充滿信心。凸版印刷製成品可以傳遞出誠意。」

小編影相當日,職員Mike 即場示範了一次雙色影刷。最花時間是設定油墨落點的工序,只要這一步做好了,之後的動作是自動化的。

「若是一個簡單的設計,凸版也可以很有效率。」

香港凸版印刷

傳說中的「海德堡風喉照鏡機」,這是百多年前的設計,1970年代的產物。萬一故障,已經很難找到原廠零件更換,需要找師傅特別鑄造零件。

香港凸版印刷

凸版印版的變化。 左︰最原始的鉛字;中︰鋅版;右︰樹脂版

「我在網上看過一些凸版印刷的影片,這個技術很靠人手,這是否一門已經式微的技術?你經營這門生意是否想承傳這門工藝?」

「再先進的印刷流程也不可能完全排除手工。做了快三年,我敢說無論機器有多先進,好的印刷是一門倚重手工、技術與經驗的工業。只是勞動者的角色越來越被忽視。許多老師傅印了一輩子二聯單簿,新技術出現時來不及將凸版印刷轉營,也不知道一部海德堡風喉照鏡機能印多好的東西。比較聰明的師傅會將自己的鉛活字當古董賣,有些會送自己的機器給本地的藝術團體,這都是可惜的事。我希望凸版印刷能夠作為一門生意做起來,靠功能和質量再成為市場的一部份。傳承之類的事情,如果十年二十年後我還繼續在做,才算傳承了甚麼吧。」

香港凸版印刷

印凹痕是凸版印刷最大的賣點!

「開業至今遇過什麼困難?」

「應付超現實的設計。設計軟件並不會提示用家如何避免容易設計但難以生產的東西。例如一大塊鮮豔的顏色要做準做平均,用凸版是很麻煩的事,客人畫一畫卻很簡單,但我們卻不能用一個「很簡單」的成本去印那個設計。經常有「不上墨只壓凹」的要求,然後收到的回應卻是不夠明顯、細節不夠清楚之類。要讓客人知道瑩幕上所見非所得及了解技術規範是我們目前面對最大的困難。」

「香港的印刷業有沒有空間發展?未來大計是什麼?」

「凸版印刷起步成本低,相信有頗大的發展空間。但香港地價貴,所以要向鄰近地區借資源,未來會在台北信義區開地鋪。以相對較低的租金經營一個對外的窗口,配合香港工作室的生產設備,希望能更有效地推廣業務。」

凸版印刷最吸引人之處是可以壓凹,做出非常有質感的效果,而且可用上不同的紙質,讓成品有更大的可能性。然而這效果是很難透過電腦螢幕看得出的,一定要用手摸一下實物才feel到其微妙之處。

除了設計師,愈來愈多新人亦喜歡用凸版印刷製作喜帖,可能喜歡凸版印刷造出的凹痕跟他們的愛情一樣「刻骨銘心」吧!

「藝術化」是活化式微的工業/技術的重要元素,只要用心做,一定會有人捧場!

時分印刷會舉行工作坊,有興趣的讀者請密切留意其Facebook 公佈。

 

認識時分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