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香港詞人,大多數人會立馬想起「雙偉文」:林夕和黃偉文。但我卻偏偏鍾愛 周耀輝 ,愛他筆下一篇篇讓人醉生夢死的歌詞。由千禧年代起,麥浚龍與周耀輝合作無間,由迷幻的獨特嗓音演繹另類偏鋒。 林夕說過:「如果用三種東西比喻我們,我是一塊海綿,黃偉文是一個刺蝟, 周耀輝 是一個雕塑,而且是紫檀木的,小葉紫檀,最貴那種,現在已經滅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