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出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周星馳扮演的唐伯虎手筆。故事說到陳百祥飾演的祝枝山因為欠下了三十萬兩賭債,特地拜訪唐伯虎,乞求丹青填債。擾攘一輪,唐伯虎終於答應,揮毫畫下了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此段早就是皆知巷聞的經典周星馳橋段,電影誇張演繹唐伯虎的繪畫方法,純粹搞笑,不過若果認真起來,以藝術的角度去分析,其實亦大有文章。

先還祝枝山一個公道

歷史中的唐伯虎的確才高八斗,無論文章畫作都是名動一時,求伯虎寫畫填債,的確有真實的可能。不過,千萬不要以為真實的祝枝山當如電影中的一般,會把神鳥鳳凰圖畫成小雞琢米圖。

我們常說的祝枝山,本名祝允明,自號枝山,生時被稱為吳中四才子之一。雖然祝允明傳世的繪畫不多,而且與歷史上諸位名家比較之下,缺少了特別出彩的畫作,不過依然可以肯定作為一個出色文人的他,在繪畫上有一定造詣,若果要以畫填債,絕對不是難事。祝允明之才,以書法著稱,當中又以狂草為甚,傳世書帖眾多,為無數後世書家臨摹研習,稱得上明代最頂尖的書法家之一。明代文人階級處社會高位,祝枝山的墨寶是文人競相收藏的珍品,一字價千金並非空話。所以現實中祝允明要是真的欠下賭債,用自己的書畫填償輕而易舉。

祝允明 草書詩帖 局部

不過拍戲呀嘛,當然要虛構情節。還過祝枝山一個公道,現在開始談這幅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

人形畫筆與身體藝術

「準備文房四寶!」唐伯虎大喊一聲,家僕隨即搬來條几,備上特大毛筆,再把宣紙鋪在地上。唐伯虎首先吩咐祝枝山脫衣,之後一桶墨汁迎面把祝枝山潑成一個墨人。再將沾滿墨水的祝枝山拋上半空,捉住雙腿,一頭一尾槓桿擺動,把身軀重複印上紙上,轉瞬之間皴出山石紋路。

水墨畫傳統上,繪畫各種山石時,為了營造不同的觀感和氣韻,會以各種的皴法去表現。歷代的繪畫名家除了沿襲前人留下的皴法之外,亦常有自創皴法,顯露出個人的風格特色。各種皴法的分別,在於用筆時候手法的不同,比如被麻皴運用上濃淡變化的長線條,而米點皴則是由密集的橫點構成。唐伯虎用人體代替毛筆繪畫山景,相當於自創了一種新的皴法。

米點皴

而以身體作為畫筆繪畫的做法,則令人聯想起法國藝術家Yves Klein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創作的人體測量系列畫作。Yves Klein在女性模特兒身上沾上他發明的鮮艷藍色顏料,並指示他們在畫紙上印出身體的形狀。成品看似抽象的圖案,但同時又是真實的人體外形,玩弄寫實抽象對立又並存的矛盾概念。

過程中Yves Klein除了給予口頭指示之外,身體上沒有參與到創作當中,模特兒變成了能夠自動的畫筆。這種做法抽走了繪畫中的「畫家之手」(artist’s hand), 把藝術家的意念變成了的創作的重心,即使把創作過程假手於人,亦能夠宣稱作品是藝術家的作品而非動手者的作品。這種意念先行的看法啟發了後來概念藝術(conceptual art)的出現,藝術家挑戰構成藝術的本質,把本質以外的旁支末節通通剔走,甚至創作出只有想法沒有實物的藝術作品。

唐伯虎沒有指示祝枝山郁動,而是直接由他把祝枝山摔上畫紙,僅僅把祝枝山視為一柄人形畫筆。祝枝山的身體,而非作為一個有自主性的個體,在過程中成為了藝術創作的工具。Yves Klein直接運用人體去繪畫在當時來說是十分新穎的意念,對於後來各種以身體作為媒介或者工具的身體藝術(body art),起著啟蒙的作用。若果戲中情節當真,唐伯虎就比起西方藝術界早了將近五百年開創身體藝術的先河,不愧為四大才子之首。

轉體三周半與行動繪畫

蹂躪一番祝枝山之後,畫作雛型已成,唐伯虎開始加以潤飾。只見他叼起毛筆,縱身在畫紙上空水平轉體,視重力如無物。順著騰空之勢,他在紙上畫出一道道斷續的曲線。隨後腿夾畫筆,前後翻騰數周,再如陀螺般水平旋轉,借助各種身體動態,在紙面上繪出形態獨特的線條。

現代藝術中的確有著類似的繪畫方法。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Jackson Pollock在40年代開始使用滴畫法繪畫。他改變了畫布放置的方式,將之從畫架上搬到地面,然後站在畫布上使用滴漏或者撥灑的方法作畫。這種方法使得畫家作出大幅度、激烈的動作,Jackson Pollock由此創作出一系列氣勢激昂,充滿活力的抽象畫作。

對於Jackson pollock 本人來說,他繪畫的獨特動作,只是為了完成畫作效果的手段,但是卻啟發了許多藝術家嘗試運用身體不同動態去繪畫,更將這種繪畫方式稱為行動繪畫(action painting)。另外,亦有藝術家從中看到身體動作本身的可塑性,發展出單純以身體行為作為媒介的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

Jackson Pollock繪畫抽象作品

日本畫家白髮一雄腳踏抹布繪畫

最後一步,唐伯虎口含一啖熱茶,對著畫紙噴灑開去。畫作遇水即起變化,硬生生的從大寫意變成了小寫意,陡地生出許多細節,幾乎就是變成了另一張畫。

水墨畫顧名思義是運用水與墨,配合各種技法和濃淡變化來創作的藝術方式。先用墨繪畫物象,然後用水沖刷墨色,使之滲化的技法亦是廣為畫家所用的。不過無論水墨變化如何多端,如果想要把一張畫噴成另一張畫,還是需要多找一個電影剪接師後期輔助。

三十萬兩等於多少港幣

唐伯虎完成畫作之後,自信地擔保,這幅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價值三十萬兩,足夠抵償祝枝山全部債項。

翻查資料發現,明代萬曆年間一兩白銀,能買到大米二石,相當於今日的188.8公斤。8公斤的包裝香米今日價格大約90元港幣,換算下來,一兩白銀就等於2124元。三十萬兩白銀,即是相當於港幣六億三千七百二十萬元。比起西九的天橋還要多上一億元。

唐寅的作品,在今日拍賣市場中最高的賣出記錄是七千一百三十萬人民幣,顯然抵不上雄鷹圖的皮毛。不過藝術品拍賣的最高紀錄,是畢加索的《阿爾及爾的女人 O版》,賣出了一億八千萬美元,相當於十四億港元。所以假若明代的藝術市場有今日般蓬勃,唐寅要賣出六億的價格,似乎並非絕不可能。

不管怎樣,沉迷賭博等於倒錢落海,在此奉勸大家切莫仿效祝枝山一般沉淪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