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念無明上畫的第一天,已經和友人到戲院觀賞,我甚至連TRAILER也沒有看過,帶著空空的身軀走進坐位。
觀賞完畢後,其實心裡有很多想法,也很想透過分享來抒發,只是不想太早在文章中戲透,惟有撐到現在才輕輕寫出我的想法。

一念無明的宣傳片段:

一念無明 @ Scarcity

 

歸納整理後,本人認為導演是希望透過電影的中心思想來帶出社會問題,包括以下數點:
第一,標籤文化。在電影中,不難看出余文樂(精神病患者)在出院後受到不同人的奇異目光。導演更從大社會(面試的老闆),小社區(鄰居),朋友(LOUIS),愛人(未婚妻),家人(曾志偉)與余文樂的相處中刻意勾畫出別人的疏離感,透過不同的小事情,再次將精神病及余文樂的行為掛上等號。而且所有對待也是一刀切,完全沒有給予機會,搵工作以及搬屋的情節也是如此。

阿東 (余文樂 飾) 是位有鬱躁症 (Bi-polar) 的精神病患者。

第二,「而家邊個唔正常」,一句說話打穿整套電影,說明社會普遍的不正常現象成為主導。電影中,如果先入為主將余文樂看成精神病人,你會認為他所有的行為都十分奇異,甚至是社會不接納的。但如果行為由一個所謂的正常人來演譯,可能整個電影帶出的感覺已經很不同。例如:在好友的婚禮上,余文樂上台叫人尊重一對新人的致辭。其實正正反映了現在社會很多時去別人的婚禮原意的轉移。說白一點,參與別人的婚禮應該是將祝福送給一對新人,見證著一對新人的誓言。而不是討論餸菜的平貴,人情的多少,新娘化妝師的詣藝,場地佈置的豪華。其次,余文樂戲中惟一朋友自殺,未婚妻的深度打擊,余文樂崩潰走到超級市場狂食朱古力。其實一個人受到多重打擊,很容易會有崩潰現象,試想想自己上一次失戀的失常行為吧。其實狂食朱古力已經是比較積極(想自己開心)的做法,總比失戀後整天屈在家,甚麼都不吃來得健康及正向。

阿東的「而家邊個唔正常」是個非常值得香港人去深省的問題。

還有,哥哥細佬在照顧雙親的對比,正常的細佬沒有參與照顧母親(不孝),不正常的余文樂照顧母親(愚孝)。更甚的是電影刻意加入初信基督教的未婚妻,來突顯一班自稱好人的「基督徒」,如只生活在自己的圈子中,分享攻擊人的見證,只會令社會更討厭基督教。本人也是基督徒,看完電影亦有大量反思,不要只作口中信徒,但生命中從來沒有理別人感受的人,甚至乎傷害別人。

阿東需常照顧患上失禁母親(金燕玲 飾)。

第三,同理心是最大的力量。電影中惟一的轉捩點其實就是曾志偉。由原本不想接納余文樂,轉成最後願意繼續和他同行。是什麼令他轉變呢?如果細心留意,曾志偉曾經是想將余文樂送回精神病院,自從打完一個電話後,態度就轉變起來。在電影中,曾志偉致電在美國讀書及工作的細仔,在對話中,曾志偉聽得出細仔其實想將他送到老人院,便了結所有在香港的關係。突然間,曾志偉像是被遺棄,成為被隔離的一批,以致出現「其實唔係樣樣野都可以外判」。開始令曾志偉站在余文樂的角度,發現余文樂其實是他的家人,也不應該外判給精神病院。這個思想上的轉變,是因為曾志偉切身的感受到被外界排擠的感覺,同理心的形成。這正正反映出香港普遍人是自私,很多事情當不是出於自身環境,是從來不懂得體諒,只會在當中盡量獲取自身的既得利益。

一念無明中父親(曾志偉 飾),按醫院的建議,把阿東接到自己的板間房。

電影最後的高潮位,相信是導演刻意將情景放上大銀幕。余文樂在天台邊休息,鄰居小孩坐在旁邊聊天,鄰居先入為主的不信任。當中形成強烈的對比,余文樂象徵精神病人,小孩象徵純潔的思想,鄰居象徵經過社會化的現代人。表納與不接納的對比,信任與不信任的對比。
當觀眾成為第三身角度去看全面觀時,會不會有一個創新的想法呢?多一點同理心,少一點猜疑,多一點接納,多一點愛。


Scarcity在此感謝讀者來稿。
我們歡迎所有欄目的藝文投稿,與大眾一起分享藝術、普及藝術!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