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搵錢至上的香港,美感只是奢侈品,公司企劃預算不足,首先cut design budget是香港公司的「常識」吧。在這崇尚廉價設計的氣候,香港年青設計師難免沮喪,多雄心壯志也被長期的廉價酬金、無限次商業修改、生活壓力而灰心了一半。作為老前輩,靳埭強認為後輩該如何衝破此窘境呢?

踏入設計界半世紀,靳埭強作為香港最早一代享譽國際的設計師,他看到新入行的後輩在香港掙扎求存,但他認為每個時代的設計師都有他們的長成環境,例如今天的網絡時代比自己那個年代,年青人有更廣闊的傳播空間,發揮機會大增,在網上發表作品多人like就會受到注目,比起以往只能通過國際比賽發表作品的傳統空間廣闊得多。

kan tai keung

靳埭強再三強調,作為設計師,應與客戶持公平對等的關係,拒絕不公平競爭,更高一層是檢查合作的案子是否符合倫理,否則再多錢也不會做,這是身為設計師應有的觀念。

必須爭取合理交易

今天在香港做設計的人不算少,有的個人做freelance,有的與幾個同路人開設小公司,規模較大的設計公司不算多。靳叔認為,小公司成本低、負擔少,個體或小團隊的發揮空間會較多。

九七後,連番預計之外的經濟浪潮,至今仍未能平緩的經濟起伏令本港設計行業受衝撃。「經濟衝擊令人們對設計行業的尊重降低,案子價低者得,有設計師甚至免費交貨,致行業惡性競爭。」靳叔強調,無論是個人或小團隊,每位設計師都應爭取合理交易,「這不是要你斤斤計較,只是不要為了爭取表現或較易被人看到作品而以低於合理價錢接案子,加促惡性競爭。」

若是大公司,當然較有實力向大企業爭取較佳待遇,然而香港又有幾多人能有如靳叔一樣的叫價力?

當中不少具實力的設計師已進軍內地市場,靳叔早在二千年初已發展內地市場,其分公司於2002年在深圳開設,至近年發展重心已搬到內地。

莫說設計行業,差不多各個行業都瞄準了內地龐大的市場,香港是否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骨頭了呢?

kan tai keung artwork

香港兩大優勢勝內地

靳叔表示,香港的廉潔始終是優勢,我們有法律保護創作版權,有公平交易的平台,大家平等競爭,這個良好的背景香港人明白,設計行業知道,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內地要達到香港這些條件——做到反貪污成為生活習慣——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香港比內地另一優勢是人才的吸納更廣,內地看重學歷,香港較重履歷,從能力和作品決定是否聘請。「學歷不是沒有用,對於不懂得分辨好壞設計的人來說就有用,不過識睇一定睇portfolio。」

既然香港人知道自己的優勢,就更不可敗壞,「設計師要爭取自身尊重,不接受不合理的合作條件,注重廉潔,不做不合倫理的設計,亦不用調整態度去符合國情。」

21世紀字體展望,靳埭強,1996 美國《傳達藝術》雜誌評介靳埭強作品專輯封面,靳埭強,1999
(左)21世紀字體展望,靳埭強,1996
(右)美國《傳達藝術》雜誌評介靳埭強作品專輯封面,靳埭強,1999


社企開價低係「預咗」

內行人都知道,社企的設計案子,低於標準的酬金似乎很「合理」,設計師會自動調整心態,認為社企資源不足,況且是做「善事」,計便宜一點給他們也無妨;大眾似乎對社企的出品也抱著「設計差是正常」的心態。靳叔對此離奇現象表示,弱勢社群雖應幫助,然而即使做慈善,也需要做好形象,讓大眾知道從社企的產品中也可享受到品味,而社企亦可明白設計可幫助發展業務。設計師不應因為錢少而不盡力做,應該是商議好一個合理價錢後盡力去完成。

《愛護自然》再造紙推廣海報,靳埭強,1991
《愛護自然》再造紙推廣海報,靳埭強,1991


設計教育培養人的質素

從事多年設計教育的靳叔桃李滿門,他表示教學的目的不在令所有學生都成為設計師,而是希望學生有著欣賞美的能力,做不做設計也不重要。「設計教育是一種智能教學,培養對生活的藝術體現,以豐富生活質素;更甚是一種全民教學,所有市民都應享有欣賞藝術的能力,用以分辨美醜,享用同時活用,例如企業家應懂得運用設計於生活中。」設計教育應從幼兒教育開始做起,乃至成人教育,不少歐美國家如英國的設計教育都值得香港參考,她們的政策不是單一培訓,而是全面的。

靳叔看到本港現時已有大量的設計教育,有很多學校開辦課程,師資龐大,對長遠發展藝術教育有利,但政府乏長遠目光,政策常見步行步。至於在內地辦教育不是教創意,而更重於培養倫理精神和設計師的權利義務,如何做到公義有誠信。

文字的感情——山、水、風、雲海報系列,靳埭強
文字的感情——山、水、風、雲海報系列,靳埭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