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一提到保衛廣東話,就會想起普教中。莊教授及片岡教授對此有些看法。

莊教授認為用母語學習是最好的,學生年紀少少就要接受普教中,是政治決定多於教育決定。他又表示﹒:「如果需要懂得普通話,上普通話課就足夠。我女兒就讀的國際學校也是普教中,但女兒是香港出生,我希望她可以學廣東話而非普通話。」

片岡教授則表明自己是「撐粵語」。他指出香港的教育政策強調說好兩文三語,粵普英的地位應該是平等的,然而普遍只要求香港人「說好兩文三語」,對外籍人士則沒有這個要求,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們過去一直都把廣教中及普教中的議題規範於在港的華人圈子,甚少考慮在港土生土長的非華人的想法。在他們眼中,學中文是方便溝通及在社會立足,香港人是說廣東話的,那他們當然想說好廣東話,把普教中硬套落他們身上,只會令他們無所適從及難以融入社會。

另外,普遍外國人會認為「中文」就是「普通話」,原因是普通話拼音得以廣泛使用,能以之有系統地學習「中文」。其實廣東話也有拼音,但甚少出現於書本上,久而久之就令有源遠歷史的廣東話被邊緣化。

馬教授認為現在已經出現了language shift。20年前,祖輩會以母語和子女溝通;現在這一代,父母會不屑說母語,反而以「國際化﹑有用的」普通話﹑英文和子女溝通。如果這個現象持續出現,廣東話未必可以保留下去。

莊教授補充︰「例如一家人移民到外國,如果他們堅持以母語作為一家人溝通的語言,即使身在外國,母語還是可以保留的。所以廣東話今後的命運完全取決於香港人(或其他以廣東話為母語的人)的態度!」

 

封面照原載於sizz.hk

 

伸延閱讀︰

外國人心聲︰廣東話真係好「難」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