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不是一部電影,導演黃進只是將香港的現實搬上了銀幕,而面對和直觀著這種現實,一種就在我們四周的窒息感,有一種難以名狀的無言以對。戲裡的角色和對白都很簡單,卻正正是簡單,簡單到隨時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找到。

看畢《一念無明》,想寫影評,覺得總要寫點東西,卻很難起筆,不知可以說些甚麼。我想,是因為《一念無明》並不是一部電影。

平常看電影,會覺得導演想表達一種思想,想透過電影提出一些對世界的反思,然後再由觀眾得出不同的解讀。但,《一念無明》不是一部電影,導演黃進只是將香港的現實搬上了銀幕,而面對和直觀著這種現實,一種就在我們四周的窒息感,有一種難以名狀的無言以對。

一念無明 影評

希望能透過照顧兒子來補償自己當年一走了之的老父。

沒空間,無盡地讀書工作,忙碌,逼地鐵,照顧身邊的家人,氣力已放盡,身邊的人仍不體諒,相互怨恨,卻是各有各的難處,難言誰對誰錯,情緒卻只能被狠狠地壓下去,唯恐給別人窺探得到。社會要求我們正常,正常地工作,正常地賺錢,正常地沒有情緒——但在這種空間生存,在這座鬱躁的城市中,沒有情緒,卻又很正常嗎?很逼,空間上心理上也很壓逼。戲裡的黃世東被鬱悶的情緒緊緊籠罩,過去的經歷,沉重、荒誕、無力,而他想得到的只是那怕一點點的尊重,別人卻報以冷漠無情,這些這些,都致使他每次的情緒爆發皆顯得合情合理,情有可原

我真係好憎你。
你可唔可以正常啲啊!
我有無事吖?我有無發癲吖?無啊嘛!
依家邊個唔正常啊!

一念無明 影評

誰不是一睡到床上就讓自己的情緒放肆一會。

戲裡的角色和對白都很簡單,卻正正是簡單,簡單到隨時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一些我們認識的人當中,找到這些發自內心,卻又無比鼓噪,無比抑壓的,一句句刺穿內心的話。城市眾聲喧嘩,心卻依舊沉默。謝霆鋒揈蕉,我們開懷地笑;年輕人自殺,我們卻默然無語。我們狂喜,我們狂悲。

或會有人說,很灰,看完很灰,那麼有解決方法嗎?我會想,為甚麼急著要一個解決方法?我們知道有問題,卻只想將之當成一份差事解決掉,像醫生,希望有指引跟著,跟了,責任完成了,病人病好沒有與我何干。

黃進說,這個世代已經很難再拍一部高舉正能量或樂觀積極的戲,黑暗已在四周包圍你,已經無孔不入,而真正的積極,是面對現實中黑暗的勇氣。

《一念無明》就是這座城市的現實。

《Shall We Talk》
陪我講,陪我講出我們最後何以生疏。
誰怕講,誰會可悲得過孤獨探戈。
難得,可以同座,何以,要忌諱赤裸。
如果心聲真有療效,誰怕暴露更多,你別怕我。
……
陪我講,陪我親身正視眼淚誰跌得多。
無法講,除非彼此已失去了能力觸摸。
鈴聲,可以寧靜,難過,卻避不過。

林夕說,如果,沉默太沉重,別要輕輕帶過。我們未必幫到對方解決問題,但至少,如《一念無明》的結尾,我們不要圍埋一齊,踩多一腳。

Cover Photo © HK01


以下是一念無明的預告片:

一念無明 Trailer @ Scarcity

想了解更多一念無明的資料可按此查看維基百科,或瀏覽一念無明的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