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無聊之際在朋友間作了個小統計:談起廣東話慘情歌的男歌手表表者,第一個浮現的名字會是誰。

有人想也不想回答周柏豪;年紀尚長一點會說是陳小春;也有人躊躇半天,面紅耳赤地回答:坤哥。

出道不久的吳浩康

出道不久的吳浩康

說起 吳浩康 ,大家第一印象會想起花邊新聞和一眾前女友們,又或是其吸毒、打架等的官非醜聞。出道十五年,吳浩康寡得伯樂青睞,稱不上是一線歌手。出道時於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一鳴驚人,兩年推出兩張專輯,風頭一時無兩;零四年高處殞落,吸毒被捕,其後醜聞不斷,自此於主流樂壇中慢慢消失。

當時很多人說這個被稱為「靚仔版陳奕迅」的小伙子,浪費了自己得天獨厚的嗓音。

筆者歌齡淺,首次聽吳浩康唱歌,是他在黃偉文作品展中的演唱《洗剪吹》。還沈醉於薛凱琪《男孩像你》的少女情懷之際,耳邊突然響起木吉他的前奏,台中央緩緩升起一個身穿土黃色大衣,看似微微發福的男子,手拿咪高峰,緩步走到台前。

「長嗟或短嘆或者不可給你選」

CR: Concert YY 2012

CR: Concert YY 2012

感覺像是說書人揚聲說起故事,歌聲渾厚堅實。當時還摸不著頭腦,不知這陌生男子姓甚名誰之時,便已聽到

「髒了便 洗一洗 你還年紀細
從沒眼淚與污泥 沒法可清洗」

雞皮疙瘩頓時冒起,實在沒有想到在現場演唱中能聽到如此清澈而準繩的真假音轉換,而且聽上去副歌可供停頓呼吸的空檔實在不多,難度之高可想而知。但見台上男子似是毫不費力,從容處理每一個音,眉頭微皺,令人聽得出歌者透過歌詞唱出的淡淡苦澀。直到「濕了便 吹一吹 愛情由它去」,歌聲由苦澀轉至聲嘶力竭,高音轉用真音,肉緊仍不失音準。緩緩吐出收尾幾句,似是吶喊過後的無奈嘆息,為歌曲完美作結。最後聽他說「洗剪吹這首歌陪著我過很多的時間,我已經走出了這個監獄」,更添心中懸念。

CR: Concert YY 2012

CR: Concert YY 2012

吳浩康的確背負著不少故事。不知是因星途崎嶇,還是感情生活屢遇阻滯,這多情男子都在歌曲中唱出不少唏噓和感嘆。《自卑》中「無謂談自己 只有自卑 屬於我」暗嘲自己的平凡和孑然一身;《討厭》中「如果我想 我想再羞恥」吶喊著難以接受分手的絕望;《擇日失戀》中的「崩潰我有經驗」、「講分手要在哪天 我都需要預約先」唱出被愛情重擊,卻無暇傷心的悲痛 – 吳浩康皆以平淡而麻木的落寞歌聲開首,唱至後來聲嘶力竭的委屈和傷痛,一一唱出歌曲神韻,教人心中激盪不已。慘情歌之代表,實在當之無愧。

慘情歌背後,吳浩康大概還要感謝作詞人黃偉文。《洗剪吹》和《擇日失戀》能如此膾炙人口,除了有賴吳浩康的唱功外,還要歸功於填詞人直白而帶有豐富比喻的粵式歌詞。《洗剪吹》全曲以剪髮暗喻愛情離合,「長嗟或短嘆」、「熱水風筒較剪」等粵語說法琅琅上口,教人深刻。 《擇日失戀》全以歌者第一人身撰寫,簡單直白不難理解,但卻能唱到別人心裡。尤其是「這幾天 恐怕要 工作到 特別夜 沒法轉」像是一錘、一錘又一錘地打在聽者的心坎裡。

CR: Deep Ng Facebook -- Deep Nite Show

CR: Deep Ng Facebook — Deep Nite Show

近來吳浩康似乎積極籌備東山再起,在其面書直播自己在觀塘海濱的「Deep Nite Show」節目,即場自彈自唱。驚喜的是,眼前看來歷盡滄桑的鬍鬚男子,縱使青春不在,闊別主流樂壇多年,卻仍實力依舊,歌聲同樣渾厚堅實,演唱從容不迫。

只望已過而立之年的吳浩康,能以其標誌性的歌聲站在觀眾面前,與其他實力派歌手再爭長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