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品牌 Tesla

Tesla是二零零四年在美國加洲成立的電動車創業車廠,至今推出了兩款型號的電動車,分別是二零零八年推出的Roadster 與二零一二年的Model S,兩款都可以在香港行駛,但Roadster 已於二零一二年停產。另外有一款Model X Signature 會於九月開始付運,而已開始預售但未開始付運的型號包括Model X 與Model 3。

電動車配套

電動車充電器 地圖中的紅點是香港有電動車充電器的地方,根據政府的列表,全港十八區共有一千二百個電動車充電器。一般而言,電動車廠商考慮到充電時間與車主較低機會駕駛的時間,會建議車主在晚上充電,但值得留意的是,全港共有超過2500輛電動車:這意味着每兩輛電動車要共用一個充電器。試問誰會半夜駛走完成充電的車,把車位讓出來給別人充電?這說明了電動車充電器的不足。

資源共享文化

Uber在香港突然大熱,除了是因為行業有長期供求失衡的情況,更是因為越來越為人接受的資源共享文化。共享文化小至在Facebook 的內容分享,大至在Airbnb 的出租房間甚至公寓,都是本著一個想法,就是有多餘的、沒用得上的資源,利用互聯網平台,讓有需要的人在合宜的價格和條件下各取所需,可謂以另一方式平衡市場供求情況。

從香港閱讀世界

每年書展,筆者對書的期待雖有,但畢竟既非只會忽然愛書之人,也不會特別熱衷於廉價換文學的行徑,反而會對書展期間的講座、展覽較好奇。今年書展文藝廊會展出關於粵語流行曲的故事和歷史,有黃霑先生的手稿,也有一系列填詞人的謂座,年輕的可能對林夕和小克比較熟悉,但筆者卻發現還有鄭國江、盧國沾的座談會,相信對愛舊歌的人也有一定吸引力。另一個展覽則以金庸武俠小說為主題,展品包括當年的手稿、連載小說的報紙,讓大家走一遍這一甲子以來金庸先生的創作歷程。

Forest 應用程式

Forest 是一個訓練用家專注力的手機應用程式,同時喚醒大家對環境的關注。說穿了,這是一個種樹遊戲,但卻與現實生活中的種樹相反。現實生活中,種樹要好好護苗、澆水、觀察泥土中各種元素的含量,必要時還要施肥、用農藥,確保大樹能健康生長;但在Forest 中種樹,卻要反其道而行之,種樹期間,用家不可以玩手機(聽電話除外),否則樹會枯萎死亡。種樹的時長由玩家決定,最少三十分鐘,最長可達兩小時。對手機不離手的香港人而言,聽起來好像是不可能任務,但大家多久沒有專心致志的做一件事而不讓手機令你分心?低頭族們可能覺得太難了,完全不能離開Forest 應用程式,萬一客戶、老闆Whatsapp 或是WeChat 或Telegram 自己的時候怎麼辦?一開始不習慣不打緊,可以在程式裏設立白名單,在種樹時用那些程式可以獲豁免。當然,希望大家有一天可以在空白的白名單下成功種出一片森林啦!

貘記:回到童年時的家

富德樓的大名我早已耳聞,但足以令我懷著目賭奇蹟的心情,踏足這裏的,卻是貘記。要為貘記定義,其實很難:它本來是間工作室,但也有賣些香港的舊事物;它不定期的辦展覽、活動,又會在開放時賣點自家製糕點、飲料、輕食。如果我是貓,應該一早被對貘記的好奇心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