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 1

上週三的施政報告在提及香港會於一帶一路中扮演提款機的角式以外,特首還是有提到一些方向上的轉變,但這些轉變熟好熟壞,方式是否得宜,更是值得探討,畢竟那些較之一帶一路,更與香港有關。

施政報告中提到,政府將會落實「新農業政策」,包括設立農業園、助農民建立品牌、發展農業相關的教育與休憩活動,以及成立五億元的農業基金。另外也提到「再工業化」的問題,主力發展「高增值生產」,而以政府過往政策來看,這極有可能是發展藥劑業。這兩項其實是意味着香港的經濟轉營:不只是以第三產業作為經濟支柱,而以作為第一產業的農業與第四產業的科研工業起平衡作用。相對於本來極不健全、倚重服務業的香港經濟體系,如轉營成功當然是有所進步,也能打破香港經濟多年來停滯的悶局,但顯然各有難題。

農業方面,有本地農產品供市民選擇,自然是一項德政,能改善鄉郊環境、教育下一代,也是美事。但要面對的都是最根深蒂固的問題:香港地少人多,而農業在需要大量肥沃土地之餘,還只是低增值的產業,以用土地投資經濟的概念上而言,回報極低。加上業界最需要的其實也不是品牌,他們所求的也不過是政府不插手影響業界環境。偏偏近年政府為建高鐵而逼遷菜園村的事件,已立下極壞先例,為發展商帶來「政府並不重視農業」的訊息,也讓發展商恍似手執通行證般大肆破壞鄉郊用地,而令大多數農地都不易再耕作之後,政府突然浪子回頭般重視農業,在政策方向上趨兩極,市場訊息混亂,對香港前景亦無好處。如果單為需求而發展農業,政策更需要脫離傳統農業的舊思維,而推廣以新方式作耕種,但改善鄉郊環境、衛生與保護生態等目的則無法並存。

再工業化方面,既要是「智能生產」, 產業本身與生產程序都要需要是高增值,種種跡象都直指藥劑業。但最主要的問題出現了:藥廠會為了租用廠房可「免收相關豁免書費用」這微小的誘因來港設廠?規模最大的數所西藥藥廠各有自家實驗室與廠房,為了更嚴密地控制質量,都會集中在廠房生產,而西藥本身的市場都已競爭激烈,不少大家熟悉的藥物都將屆專利期限,勢必又一場龍爭虎鬥,對規模較小的藥廠而言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香港在引進西藥市場看來也沒太大機會了,也唯有引進中藥一途,但中藥甚少認證,只宜長線發展,但短期內只怕難有大作用,不足以成為本地經濟支柱。

如此看來,難道香港在金融業以外,別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