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重回熟悉的中環嘉咸街,驚覺人面全非,昔日的舊樓商舖,大部分被夷為平地,剩下偌大的地盤供人憑弔。市集人流稀疏,昔日市井叫賣之聲早被打樁聲所掩蓋,倍感凄清。隨着市區重建,近年不少露天市集相繼消失,一幅又一幅充滿香港庶民風情的浮世繪隨之消逝於無聲。對於一個生於斯的都市,開始感到陌生,確是非常愕然和無奈。細心一想,可能源於其持之以恆的價值觀遭到破壞和踐踏,城中人失卻對未來的盼望和追求,更有可能是認知的地貌和背後歷史,被無情粗暴的摧毁,我們失去的將比得到的還要多。

1970年代的露天街市,人頭湧湧,加上兩旁舊樓招牌對比,是香港一幅典型的庶民風情畫,
舊樓地下的商舖多售賣一些日用品,整體建構一個平民消費圈。

中環嘉咸街與結志街一帶,被譽為港島區歷史最古老的露天市集,近年在推土機肆虐之下,今天已變得體無完膚。仍是濕漉漉的嘉咸街上,都是熟悉的面孔,碰上相熟的生果檔老闆寒暄之下,告知生意大不如前,還記得往日豪邁抑揚的叫賣聲,今天只剩忍氣吞聲,等候清場。另一邊廂,出現瘦了一截的夜冷店老闆娘Anne姐,正忙於執拾舖中上萬件的民間寶貝,年逾70多的她仍然鬥志激昂,準備移師上環的新店,再戰江湖。這間曾是懷舊粉絲的尋寶聖地已經關門大吉。眼下的商戶也準備清貨後搬出。人情的凋零落泊至此,皆因世道的冷漠無情。

港島最老市集 不敵推土機霸權

話說回頭,香港平民的日常生活,總是離不開街市,一般家庭主婦大都會到鄰近街市光顧,購買鮮魚肉蔬,為家中老少煮出美味菜餚。回想十歲前的我,也曾是街市的「常客」。那時候,家課做完,都會奉旨隨嫲嫲到樓下街市買餸。街市的景象,令童稚的我眼界大開。皆因不止眼見的豬肉佬手起刀落、魚販徒手劏魚,還有師奶們抱上肥雞,往雞屁股一吹「驗明正身」,更親眼目睹商販以一條鹹水草,綑綁不同的貨品。當然還有耳聞的流利粵式粗口,加上抑揚頓挫的叫賣聲處處,震響貫天,除此之外,街市還充斥不知名的氣味,令這幅市井之圖,在五官真切感受下,形象鮮活,永誌難忘。而我這個頑劣小孩,偶爾也會被暫託在相熟的潮州雜貨店,跟店中的花貓耍樂一番,其間還有金牙老闆送上冰糖小塊,意欲制止我這隻小鬼以手插米的鹵莽之舉。嫲嫲回來,老闆還會大讚我乖巧聰明,孺子可教。

一根鹹水草走天涯:昔日物資貧乏,物盡其用就是生活哲學,一根鹹水草加上兩張報紙,就能包上8 至10 隻雞蛋。既快捷方便又能提供基本包裝保護。此種絕活,昔日商販大多通曉,今日竟視為失傳的「技藝」。

創意口號驚世絕活

「埋嚟睇、埋嚟揀」……

全文


吳文正
福建晉江人,生於香港。曾任職攝影記者多年,為文化葫蘆創辦人。多年來游走大街小巷,搜尋失落的民間故事與物件。人到中年,閒時翻箱倒籠,執拾舊事舊物,浮沉於新與舊、中與西、美與醜、好與壞,以個人觀感,嘗試拼砌出心中醞釀多年的香港市井之圖。 著作包括《香港葫蘆賣乜藥》、《街坊老店》、《牛下開飯》、《情迷照相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