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ing platform

Uber在香港突然大熱,除了是因為行業有長期供求失衡的情況,更是因為越來越為人接受的資源共享文化。共享文化小至在Facebook 的內容分享,大至在Airbnb 的出租房間甚至公寓,都是本著一個想法,就是有多餘的、沒用得上的資源,利用互聯網平台,讓有需要的人在合宜的價格和條件下各取所需,可謂以另一方式平衡市場供求情況。

的士行業反Uber 慢駛抗議後有人提出,Uber對使用服務的人士保障不足,也影響行業生態。筆者沒用過Uber,卻有使用過Airbnb的經驗,兩次經驗都令筆者相當滿意。Airbnb 可以讓你選地點、選日子、選價錢,事前可用Airbnb 的訊息功能溝通,到埗後也屋主一般都會在公寓迎接,也不吝嗇分享在那區生活的小貼士。屋內要有甚麼設備都可以在定條件時選好,基本上有可能會想要有的設備都列出來了,對筆者而言相當方便,還會有屋內的照片,至少不會有在歐洲地區訂酒店而房間小得連走動的空間也不多的情況,也不似hostel 般會遇上到埗後才告知你無線上網其實要收費的意外。可能你會說,這些資料都可能作假,但其實不論是租客還是業主,都要經過Airbnb 驗證身份和屋內圖片,租客對公寓的評價會被公開,業主也可以評論租客使用公寓的情況。這份保障,除了靠制度監察,更依賴互聯網的資訊流通,由於評論者只會是曾經的用家,也不會有造假的情況出現,下一個用家對公寓的情況也能有更全面的理解。

其實歸根究底,之所以有非規管的平台重新分配資源,是因為市場供不應求,所以相信這樣的平台將會陸續有來,不知道下一個共享文化下興起的平台會顛覆甚麼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