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都說香港是文化沙漠。以通識科的答題模式來回應,我有一定程度上同意這種說法。

去欣賞文化,大家要先學到甚麼是美。若果你拿著戲劇的美去評論現代舞,那場演出將會非常不美。幸好的是,藝術這回事,一來大家可以用不同的尺去看,二來萬變不離其宗,美始終有一個「國際認可」的程度。香港被說成是文化沙漠,對美缺乏要求與認知是其中一大因素。

歷史和古蹟大概是世界認同的其中一款美。很多人花上成千上萬,就是要去看一堆歷史悠久的亂石。你說我誇張了嗎?君不見英國巨石陣 (Stonehenge) 每天客似雲來?胡夫金字塔那堆、中國大陸放了上萬里的那堆、香港雷生春的那堆,大家也愛看、也愛為其拍照。


我不是說他們無聊,因為我也很喜歡去看石。古蹟好看,不只是因著它的宏偉。我拿著一塊相同形狀的瓦片給你,你也只會視之為垃圾,因為它沒有歷史的那陣味道。那陣味道是由當年建築工的汗血混著泥漿,發酵了上百年而成,再加上他留下來的那兩條腳毛、夏天那回酸雨蝕出的小孔、每天再撕再貼的海報膠跡、那些年給人淋過的紅油,這許許多多的事物加起來,便成為了歷史。我們覺得它美,就是這陣味。有次小弟走進了羅馬的萬神殿,不禁跟同行友人說了句:「是歷史呀!」。走進千年古蹟,那歷史的味道很實在,濃稠得壓著你讓你透不過氣來。

香港也有古蹟,雖然都被拆得七七八八了。拆散了、運到博物館的歷史,大家也大概不太喜歡。大家要看雅典衛城,寧願去希臘山頭那被人拆得七零八落的廢墟,也不會說要到大英博物館去看搶回來的古蹟。香港卻偏偏喜歡將古蹟到拆下來送進玻璃櫃裏保育,官方覺得不夠價值的,更是直送堆填區。

小弟早陣子步經利東街,覺得那兒很是不美,很醜。

我不懂建築,不知道那是甚麼式的風格;我只知道那款建築本來也是大大塊石砌出來的。現在重建後的建築,看上去是先用水泥建造,再刮出岩石的樣子。旁邊掛著大紅燈籠,一整條街的名店,加上很假很假的「歷史古蹟」,即使本來的歷史如何久遠,也被銅臭和活化工程給壓下去了。

不說香港說澳門。當年某酒店剛開幕的時候,很多人不斷說很豪華很豪華、裝飾很美很美,我都嗤之以鼻。第一次走進那大堂,看到牆上金碧輝煌的都是牆紙,柱上花崗岩紋樣的貼紙還要貼歪了。某間酒店有個景點,每到時候會有個金閃閃的龍雕像從地面升起再降落,配上發光的眼珠、大聲得把擴音器都要炸掉的音樂、胡亂堆砌的燈光,整個畫面醜得難以形容。我看見其他人看得相當高興,每次酒席侍應送上眼上插著燈泡的乳豬時,他們大概都是同樣的興奮。親愛的,不夠感覺嗎?我拿起電話的相機給你幾下閃光,那感覺就會來的了。

我大概只是不夠善解人意。當人從小都看著美的東西,便會覺得那就是美;每天看著大紅燈泡乳豬和金色牆紙說漂亮的話,那就是他們的美。所以說,美的教育,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