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uKimHung-20141221-1
《舞‧雷雨》在今年台北香港周演出,由鄧樹榮導演、梅卓燕編舞。舞劇令當地的觀眾驚為天人。一齣在華人來說耳熟能詳的話劇,用全新的以只有音樂和形體舞蹈為主體的舞劇來詮釋。這場舞劇異於其他舞劇之處,是舞者不只在表演舞蹈,還結合戲劇動作和面部表情神韻,釋放戲劇能量——把極具文學性和抒情性的文本,取消所有對白,淨化成純粹肢體舞蹈的劇場,鄧是華人劇場第一人。聞說連當地不熟識《雷雨》的年輕觀眾,也給形體爆發的力量所感染。兩年前在香港首演《舞‧雷雨》時我撰寫藝評時指出:「這是一齣可作為跨地域發展而長壽的表演項目……,在中國舞蹈傳統中另闢劇場空間,為香港劇壇歷史開中國舞劇先河。」竟然一直在香港沒有重演的機會。兩年後代表香港出征台北,香港人卻竟無眼福再看。

把言語返回發言前的狀態

鄧氏的形體美學探索,觀眾可在《舞‧雷雨》看到,印證劇場的即時性身體動能的感染力。之前,他曾開辦《熱血軀體》的公開課堂示範,提出身體作為人類存在本體,戲劇訓練實質、訓練身體的整體感覺,並在前語言,即在使用語言表達前的身體力量。但我不認為這訓練方法意即取消語言。事實上,語言表達有所謂三成來自文字或聲音符號,七成來自態勢語。語言又分外在語言及內在語言,演員沉默時,不代表沒有劇本存在,其行動是一種內在語言。而大部分時候,人類的內在語言卻往往是真實及最具涵量的。於是我想:這場舞劇,展示了劇場的詩性想像的可能。先有文學語言,再通過文學的詩性想像(poetic imagination),成為行動(act)的感染能量,當中包括演員對形象的幻想、感情層次的把握、欲望的收放,使語言返回發言前的表述狀態。

文學召喚感知

現代小說受文學思潮影響,早已擺脫接近三一律的布局……

全文
灼見名家:吳美筠
本土詩人、作家、藝評家。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澳洲雪梨大學哲學博士。現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藝術支援委員會及文學組主席,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創會委員及現任董事、香港文學評論學會創會理事及現任主席。現職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從事文化、寫作、編輯、文學研究工作數十年,創辦《九分壹》詩刊。作品散見各報章雜誌及文學刊物,詩集《我們是那麼接近》獲第一屆香港中文文學書獎新詩組推薦獎。作品獲選入本地、大陸、台灣及海外之出版,詩作英譯分別於香港及澳洲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