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cuhong-20141227-1 (1)

一個文化話題,持續了十多年,算是很罕有的事情。說的是港鐵站名的書法造型。那時港鐵將軍澳線剛通車,幾個站名都用了中國書法,覺得字體太差勁了,寫了一篇《地鐵站書法與公共藝術空間》,投到報章,對字的設計與水平做了些分析。那時的一些感想,提出來是很認真的:「出現在公共場所的作品,書藝水平高低,是考驗這個社會藝術水平高低的一個指標」、「公共藝術空間素質的提升,在自詡繁榮的都市裏,是否有一個頗為迫切的需求呢?

想不到,這篇文章到了今天還有人引用,是用來評價新落成的「坚尼地城」站名的。

「坚」尼地城站名具爭議

這個站名被討論,除了其「書法」以外,當然還多了一個「簡體字」(「坚」)的話題。我本已無心再涉足地鐵書藝水平這個討論了,只是談到「簡體字」,一時興起,寫了一篇《「坚尼地城」——不小心寫了個簡體字》,反過來對「坚」是簡體還是草書做了一些資料提供,給人的印象也許是:「坚」字既是簡體,但也是草書,那寫字的人不算故意用簡體字去討好什麼——對這一點是有些少「維護」作者的意味的。為了查核資料,偶然在網上找到一個叫「MTR 之今昔」的網頁,應是官方的撰作,其中寫道:「相信有不少地鐵迷,也會迷上地鐵站內的書法字。然而網主都嚮往這些書法字,所以特意拍攝了一系清晰書法字供各位欣賞。」

鮮有解釋字體寫法的來龍去脈

對每個書法站名的設計,特別是背景用色、構圖布局等,都有充份說明,只是最重要的對字體寫法的來龍去脈,卻少提及。有的,只是類似「灣仔站『灣』字筆劃比較多,細看可見『灣』字是一個異體字」……

全文
灼見名家:鄭楚雄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從事多年文教工作,長期為報章撰寫政治、文化、教育等評論,亦從事書法創作。八十至九十年代出版過多種教材。作品有《困學集》、《過渡期香港政論文輯》、《在教改的前沿上》、《教場觀隅錄》、《那年那月,教育大事件》、《教學論爭,記錄在案》、《你不可不知的中國文化40問》、《你不可不知的文學的人生啟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