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拉法(Slava Polunin)是一個來自俄羅斯的小丑大師。生於蘇聯時代的他,活在史太林執政的時代、聽過祕密警察、見過「大清洗」,看見過很多我們只在歷史書上讀過的事情。那是一個讓人聽見不寒而慄的時候、那是一個風聲鶴唳的年代,斯拉法卻選擇將這些恐懼、眼淚化作笑聲,帶給世界。

如果觀眾不知道他的背景,看這個演出時大概只會感到「無厘頭」和「很好笑」。整套演出也很著重與觀眾的交流,小丑們會走進觀眾席灑水、掉雪花,中場休息完結時更會在座位間倒亂,更會將觀眾抬上舞台。一個插著掃把的床架成為了帆船、越變越大的肥皂泡最後能夠包著整個小丑、坐在斜櫈上三番四次地跌坐在地上,正正因為這許多的「無厘頭」,把整個劇院的人都帶回了童年。即使我們看不懂斯拉法的故事,我們也可以感到歡樂。那是一種很單純、很純淨的快樂,可能只是因為小丑在伸長、縮短,大家便能夠大笑一回。

演出完結時,小丑們從後台推出一大堆大小不一的波波,推向觀眾席。有趣的是,這個成人大概會感到「無聊低能」的舉動,卻讓整個劇院玩得不亦樂乎。小朋友固然興奮,不少身穿西裝套裝上年年紀的大人也忽然玩起排球來,跳來跳去,跌坐左席上也會立即彈起再玩一輪。不喜歡玩波波嗎?很多人都執起地上的雪紙片拋來拋去。整個場館也是笑聲。

不認識斯拉法的我,本也以為嘻笑一輪後,演出就完了。看畢演出,再看到斯拉法的故事,筆者才明白為何有人說看這個演出會流眼淚。

原來演出的內容,不只是「無厘頭」,卻是斯拉法的兒時惡夢。有著祕密警察的年代,大家與人溝通時總會有著戒心,所以斯拉法才編作了自己和自己談情的情節;一堆綠色小丑跟蹤著黃色小丑,原來是說著當年的祕密監控;最後的大風雪情節,小孩們當然會為著漫天雪花歡呼,但原來那是斯拉法對著他母親的回憶。他還記得兒時母親頂著暴風雪外出的畫面,因而設計了這個老人與大自然搏鬥的情景。

是人定勝天,還是大自然才是最強大?我留待大家自己進場發挖。

有評論說,太陽劇團在馬戲團界的地位,就相等於斯拉法在小丑界的地位。這句話真實與否,我不敢多說,但劇中所用的效果卻的確是一流的。有效的燈光、極速的轉場、利落的節奏,全部都是久經訓練的結果。

《下雪了 – 斯拉法的布蘭詩歌》是一套極為值得進場觀賞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