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讀萬卷書,也行萬里路

作為一個中、西文化交匯的國際大都會,香港人每年出外旅遊的人次之多,以人口比例計應屬世界前列;而在香港所能夠買到和借閱的中、西書籍種類之多,亦必然位列全球華人地區之首。我十分有幸,能夠在這樣一個開放和多姿的環境下成長。

香港國際保鮮花展

保鮮花在日本早已流行,但在香港,保鮮花一般都是用作裝飾活動場地,用途偏向以商業性質為主,而香港保鮮花會今年舉辦第一屆香港國際保鮮花展,則有望令保鮮花為大眾所認識。展覽期間除了展出不同花藝師的作品,還會舉辦免費工作坊,主要教授插花花藝,和用自家設計裝飾花盆的技術,另外也有保鮮花小飾品工作坊。展覽期間的免費工作坊名額一早爆滿,但大家仍可以聯絡香港保鮮花會,參加平日的工作坊。

在書桌上放一朵保鮮花

十三年前,筆者在法國中部的一家商店,與保鮮玫瑰花偶遇。其時見玫瑰花色澤鮮豔,卻不是插在花瓶,以為是假花。在店主鼓勵下,才戰戰兢兢地輕輕掃過花瓣,指尖掃過細毛,心想,假花能做得那麼真那麼仔細?店主見到我的疑惑,輕笑着解釋那是真花,而不同乾花的處理,所以真花的顏色和質感都可以保存。那朵玫瑰我一直收藏,直到兩三年前,才發現花瓣的邊緣開始碎裂,心痛地扔了,以為再也不會找到類似的花。機緣巧合下,卻發現了香港原來也有保鮮花。

Claude Monet 莫奈

印象派畫家完全脫離畫作以人像為主體的時代,當中開創先河的、也是最著名的一位就是Claude Monet 莫奈。莫奈是開創印象派的畫家之一,筆觸隨意,卻擅用光和細膩的色彩變化,交織出景觀的氛圍。他的一幅作品《印象.日出》被嘲諷為印象派,而成為了印象派的名稱起源。

旅人的面目

你試過人在他鄉,卻分辨不了對方是哪國人(不知道會不會聽不懂英語)的狀況嗎?又有沒有外國朋友一開口便對你說日語韓語?早幾年美國有研究指出,不同種族的人在認人程序中比較容易認錯與自己種族不同的疑犯。在旅途上分辨旅人的國藉真有那麼難嗎?

資源共享文化

Uber在香港突然大熱,除了是因為行業有長期供求失衡的情況,更是因為越來越為人接受的資源共享文化。共享文化小至在Facebook 的內容分享,大至在Airbnb 的出租房間甚至公寓,都是本著一個想法,就是有多餘的、沒用得上的資源,利用互聯網平台,讓有需要的人在合宜的價格和條件下各取所需,可謂以另一方式平衡市場供求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