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之外有別的「世界」存在嗎?

  地球之外有別的「世界」存在嗎?   地球之外有別的「世界」存在嗎?事實上,各個古代民族都曾經設想天上有別的世界,但他們不約而同認為這些世界是神衹居住的地方,所以是肉眼所不能見的「仙境」或「天堂」,而不是我們所熟悉的凡塵世界。唯一的例外可能是最接近我們的天體:月球。由於這是我們唯一可以清楚看到表面特徵的天體,所以最能引起人們的遐想。例如我國古代便流傳着「月殿」之上有吳剛、蟾宮、月桂樹、玉兔,以及因為偷了丈夫后羿的長生不死藥而逃奔至月殿的嫦娥等。  

讓閱讀改變世界

  讓閱讀改變世界   撰文:楊健菁 4月23日是世界閱讀日,世界各地都會舉辦不同的活動向社會大眾,尤其是青少年和兒童推廣閱讀和寫作。但是,我們得承認,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當港孩下課後往補習社直奔早出晚歸,周末被安排學習各種才藝班比他們父母還要忙時,又或者有如着了魔般一直盯着 ipad、iphone 無法放下時,一些貧困地區的小孩可能要上山種田,下海抓魚才能維生。他們讀的是什麼呢?可能只是觀光客丟棄的照相機使用手冊。連生計都成問題,讀書識字對他們來說實在遙不可及。  

李歐梵:一流大學從不緊張排名

  李歐梵:一流大學從不緊張排名   對於本港的高等教育,乃至全球大學文化,李歐梵教授最懷念1970年的香港中文大學。那年他剛回港,初到中大任教,馬上就感受到一派濃厚的人文氣氛,大為感動,打從心底裏喜歡這個地方,並認定這就是他心目的理想大學。  

張學友:香港流行文化輝煌時期靠蠻勁 ──細數入行30年點滴

張學友:香港流行文化輝煌時期靠蠻勁   今年是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成立20周年紀念。為隆重其事,該部門2月上旬特舉辦「學友30光年真情流露」座談會,邀請本地殿堂級歌手張學友親臨港大,與通識教育部助理總監黃志淙博士、社會學系副教授吳俊雄博士及學生張嘉倫對談,一一細數張氏入行30年的點滴。本文為座談會發言整理。

一籃子進化史

吳文正:一籃子進化史   多年未有回鄉,適逢早前清明,決定回鄉祭祖。從深圳北乘高鐵,四個小時便可直達,跟昔日十多小時候長途巔簸,不可同日而語,大大拉近了跟故鄉的距離。重返故里,幸得叔伯弟兄仍然熱情款待我這個「窮親戚」。大清早攀山拜祭先祖,午後回到家祠進香,眼前不少婦孺以扁擔,前後掛上竹編提籃,從鄉間小路前來;籃內裏承載祭品香燭,恭敬地放在神壇案前。我特別留意放在一旁的舊竹編提籃,雖然有點殘破,卻見形態樸實古雅,而旁邊同時放上數個閃亮耀眼的不鏽鋼提籃,形成對比,跟眼前的景象顯得格格不入。印象中,二十多年前,嫲嫲就曾拿着類似的提籃帶我到黃大仙拜神。想不到人在故鄉,卻勾起一陣緬懷舊事舊物的「鄉愁」。  

圓滿之茶

最近在一本有份量的刊物,看到資深學者把茶聯繫沉重文化現象的論述。文章提及近年大量大陸遊客出國旅遊種種「粗糙」的 舉止行為 ,反映出現代中國人缺乏文明的修養和理念導向的現象。

露天市集庶民風情畫

近日重回熟悉的中環嘉咸街,驚覺人面全非,昔日的舊樓商舖,大部分被夷為平地,剩下偌大的地盤供人憑弔。市集人流稀疏,昔日市井叫賣之聲早被打樁聲所掩蓋,倍感凄清。隨着市區重建,近年不少露天市集相繼消失,一幅又一幅充滿香港庶民風情的浮世繪隨之消逝於無聲。對於一個生於斯的都市,開始感到陌生,確是非常愕然和無奈。細心一想,可能源於其持之以恆的價值觀遭到破壞和踐踏,城中人失卻對未來的盼望和追求,更有可能是認知的地貌和背後歷史,被無情粗暴的摧毁,我們失去的將比得到的還要多。

大學生女多男少不只是一個玩笑

據考評局統計,去年2.6萬名考獲升讀大學資格的日校考生中,男女比例維持4比6,已是連續三屆出現同樣比例。八大資助院校上學年女生人數首破5萬人,較男生多出7,000人。這現象不是男考生少於女考生而造成。據報由2012年首屆文憑試至去年第三屆,日校考生雖然逐年減少,但男女比例各約佔一半,即是說,這幾年來爭取升大,男生相對女生,一直「唔夠考」。大學生女多男少,有學術團體已指出,長遠來說高學歷女性累積愈多,將會影響婚姻和生育,對社會發展會構成問題,所以這個現象的確「唔講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