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2014年度季末演出《夜鶯與火鳥》

這陣子的港樂正值多事之秋:女音樂家特寫系列有曲目更改,因沒有通知訂票戶而被批評為安排不周和不尊重聽眾;Rush Ticket 又被批評為對訂票戶和購票者不公,港樂更是至今仍未交代事件。終於快來到季末的一場《夜鶯與火鳥》,港樂不知又會否再惹出一場風波呢?

《鏡花緣》的遺憾美

好端端的一盆花,在Ori Gersht 的鏡頭裏出現的,卻只有由剛破碎的鏡子映照出的花葉。如此的殘破、不完美,本是可遇不可求,但 Ori Gersht 以人力扭曲天意,製造絲花與破鏡一幕又一幕的邂逅,捕捉了絲花在鏡面抖震、扭曲下的矇矓美態。利用電荷流模擬爆炸、利用錘子造成衝擊波,攝影師可謂無所不用其極,誓要打破美好平靜的世界,讓裂紋下綻放如萬花筒般卻不重複的姿彩。

重新定義:365 種係定唔係東方主義

今年Met Gala 以中國為主題,紅地毯上雖然衣香鬢影,卻不難發現失手之作。這就是西方人眼中的東方:似霧又似花,腦海裏像是有一堆印象,伸手去抓卻似摸着空氣。《365 種係定唔係東方主義》是城市當代舞蹈團的經典劇目之一,二零零二年首演,探索西方人眼中的東方之餘,也希望引導觀眾反思,東方人對所謂的東方又有多了解呢?這些似曾相識的東方元素,本來已經不甚了解,加上西方的演譯方式,當中的落差又是否你曾期望過、想像過的呢?

呂麗紅校長:老師要保持自己的「初心」

挽救了面臨結束的元岡幼稚園而被眾人所熟知的神奇「呂」俠呂麗紅校長,與在《五個小孩的校長》中飾演呂校長一角的楊千嬅女士,日前一同出席了香港教育學院題為「教育夢飛行」的分享會。首先,呂校長敘述了她接觸元岡幼稚園及這六年來的種種經歷。

冷泡茶

想喝茶,但不想夏日炎炎還喝燙嘴的飲料折磨嘴巴和舌頭?試試冷泡茶吧。

Singin’in the Rain 雨中樂飛揚

如果問大家,今年有哪幾齣音樂劇來港上演,大家想到的多半只有《仙樂飄飄處處聞》。其實論歷史論年資,還有一齣名為《Singin’in the Rain 雨中樂飛揚》的老前輩來港演出呢!《雨中樂飛揚》早於一九八三年由五十年代的電影版改編(便是現代舞大師Gene Kelly 編舞和當男主角的那齣),於二零一一年在Chichester Festival Theater 重演之後大受好評,今年展開世界巡迴表演,而香港有幸成為其中一站。此劇的賣點之一,是他們會用清水在劇場裏做成下雨的效果,賣票時更明言,前三數排的觀眾將會獲發雨衣,其真實程度可想而知,相信甚至比《仙樂飄飄處處聞》更值得期待呢!

《千層墨》:簡約中見極致

楊詰蒼的作品《千層墨》(100 Layers of Ink)在一九八九年五、六月間創作。他當時初到巴黎,受到中西文化差異的衝擊,摒棄了技巧,只用水、墨,加上一個半月的堅持,每天在紙上重複塗上墨汁。鐵杵磨針的毅力在一百遍後已見功夫,乾透的墨汁透出光澤,在平滑的紙上皺成山河。然而對楊詰蒼而言,這件作品更是一個盛載歷史的空間,正因為其創作時間處於多事之秋,更令楊詰蒼深刻地明白到,藝術如果僅剩花鳥,沒了生活的連繫,便沒有意思。

Rest in Peace, Michelle Berrie 梅施麗

香港第一代排舞師梅施麗上週於澳洲逝世。她由六十年代開始,擔任無綫舞蹈總監逾二十年,編排《歡樂今宵》的舞蹈和《香港小姐》的大型歌舞。她將現代舞引入香港,一九八零年《香港小姐》的現代舞更令她獲得美國紐約國際電視電影節金獎。除了在無綫期間以其嚴謹態度作育無數舞蹈精英,梅施麗更是開始香港樂壇伴舞風潮的第一人,包辦大量演唱會的編舞,在徐小鳳的兩張金唱片「保鑣」和「猛龍特警隊」的伴舞都可見到梅施麗獨特的編舞風格。八十年代初,梅施麗也曾涉足電影圈,是賣身契 (1978)、《摩登土佬》(1980)和陰陽錯 (1983)的舞蹈指導,更參演《摩登土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