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 Wang

Vera Wang 這個名字,家傳戶曉,每個女孩都會想有一套Vera Wang 的婚紗,慕其時尚、簡約的風格,背後的故事卻更傳奇。由溜冰選手,到雜誌編輯,卻毅然棄筆拿起軟尺剪刀,改行設計師一途,四十歲才重頭開始打拼,成為著名婚紗設計師。

悠藍青境

在設計界,藍色絕對是惡名昭彰。藍色不論深淺都經常因為顯示屏的分別而造成極大分別,但西班牙藝術家羅拔圖 · 雷古拉先生(Alberto Reguera)卻對藍色情有獨鍾:《悠藍青境》是一系列界乎平面與立體之間、以藍色為主要色調的藝術品,隨意卻抽象,更令人看着捨不得移開雙眼。雷古拉先生的作品既是獨立存在,拼起來觀賞卻又是另一境界,一片不可抗拒的藍,讓你浸潤其中。

香港藝術館閉館

藝術館於你而言,代表了甚麼?一堆山水畫?讀書時代逃離校園的代價?必須前去參觀的地方?一間在太空館和文化中心附近的建築物?還是十年都不會想過要踏足的博物館?

Happy Cow 雪糕

大家可能在CitySuper、MarketPlace by Jasons 見過Happy Cow 這個牌子,可能覺得它的口味種類與一般雪糕沒太大分別。Happy Cow 不算著名,但它其實是香港品牌,更是全素的雪糕。它的材料以椰奶椰糖為主,所以大部份口味其實都會摻有少許椰香,雖然不及一般雪糕綿滑,卻沒有吃過雪糕後肥膩的感覺,口感清爽輕盈,更似雪葩。炎炎夏日,又注重健康的你,何不用一口Happy Cow 雪糕,換一襲清涼的舒適?

活動回顧:香港小交響樂團「減壓」系列《朱謙愛歌》

在我眼中,下班時分的中環最美。從地鐵站沿雲咸街一直走到藝穗會,街燈昏黃的光暈幽幽散落在禇紅的磚牆上,我們緩緩地走著,他眼鏡上開始浮散開一片薄薄的水氣。他推開沉厚的木門,額角懸著幾點汗珠,微笑迎著奶庫門外的工作人員準備入場。

文潔華:斷了線

看電影《永遠的愛麗絲》,自然會想起同樣患上腦退化的英國哲學教授艾瑞斯·梅鐸(Iris Murdoch)。愛麗絲可以是個既虛構而又真實的人物,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語言學,那是一是令哲學家也卻步和又愛又恨的學科,常常有極之有趣的發現但又會碰上極複雜又富強制性的語律規則。筆者為此對大學的語言學家同事,常常心悅誠服。

一山還有一山高

繞場走了一圈,細看黃進曦《見山》系列的展覽,一百座山輕飄飄地被木夾子夾在細繩上,隨山巒的高低起伏緩緩展現着一百面媚態,就像又去了一回旅遊般,更有「不識盧山真面目」的感慨。聽說《見山》系列已有收藏家購下真品,在貘記的展期在徇眾要求下也僅延至七月七日,有興趣的朋友要把握時間去看看喔!如果趕不及展期內欣賞作品,可以到Mountain_Everyday 的Instagram 看看,那裏有齊一百幅作品的相片,還有番外篇——香港境內的山丘。這特別篇的山丘,你認得多少座?你又走過多少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