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關於現代藝術家的典型劇情:十七歲立志做藝術家,但家人認為搞藝術即是等餓死所以反對,於是他毅然決然離家出走,實現夢想去。不少人到此就沒有後續劇情了,但今天說的故事挺勵志,因為故事的主角正是法國視覺藝術家Guillaume Bottazzi。今天他帶同23件近作,首次現身香港,親身在中央圖書館與大家對話。

P1310661 P1310662
法國視覺藝術家Guillaume Bottazzi首次在香港舉行展覽,畫家的創作主要為大型作品,23件近作佔了香港中央圖書館三個展廳。

這個勵志故事的下半部發展是這樣的:主角Guillaume Bottazzi在以後的25年,成為了全職藝術家,在國際舞台上,獲得名與利,在日本宮之森美術館、法國興業銀行等40多個標誌性公共空間中展出大型作品,在歐美亞洲藝廊展覽,成為了日本最大型創作的紀錄保持者。

Guillaume Bottazzi的謙遜態度,初見面時令筆者有點意外,以畫家的名氣和豐富的國際合作經驗,他顯出如年輕人一樣的害羞和內儉。縱使專注藝術創作四份一世紀,而且已在國際間獲得知名度,但他形容自己是年輕的藝術者,更不會用權威口吻跟你說,他的作品想表達甚麼偉大思想,而是用認真的眼神看著你說「我想觀眾自置觀賞角度,請你自己想像」,配合一個略帶羞澀的微笑。

bottazzi_200x200cm_2014_HD bottazzi180x280_2008_bottazzi_HD bottazzi_200x300cm_oil_on_canvas_2015_HD
筆者對Guillaume Botazzi的作品不盡理解,但覺得很舒服有種想躺上去的衝動。

面對單色調底色上的浮動線條和圖形,你好想問畫者,這些代表甚麼呢?想傳達甚麼意念呢?於是看旁邊的展示簡介,發現上面根本沒寫題目。全部畫作皆無題,完全不給人提示,畫者有夠嚴格的。於是不得不開口問畫家,他回答說這些圖形線條沒有實體參考,只是自己的情感,作畫是為了整理思緒。是要整理甚麼情緒呢?Guillaume總是這樣反問:「我想知道你會覺得是甚麼。」

於是我從一整牆的茶色底色畫作中,選了顏色最豐富的一幅為例討論,正是以下這一幅:
bottazzi_200x200_2013_oil_on_canvas_HD
我說,畫中物像是史前微生物,有貝殼。他專心聽著點頭,不置可否,最後說,我的作品都是「Freedom painting」,想畫甚麼就畫甚麼。畫作上常會出現透明物體,散發著光影,以常理角度看的話,會發現光投射的角度不合理,光從四面八方來,影在上下左右散落。既然是創作,顧不得物理。他說只想創作一個具氣氛的影像,能夠與環境互動的影像。

我會形容Guillaume是位認真的畫家,從衣著到行為談吐,謹慎不敷衍。他第一次來香港作展覽,打算每天都隨時準備好,來跟參觀者直接對話;也會在展期內親自主持工作坊,你可與他及團隊,一同進行難得的創作體驗。完成品會在展覽廳內展出。

工作坊詳情,分三個組別:
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下午2-3時;3-4時;4-5時

bottazzi_public_art_mimas_HD© Bottazzi_MIMAS_by_night_HD©
2011年,Guillaume Botazzi給予日本札幌宮之森美術館一個全新亮麗外觀,他用了三個月時間,在900平方米外牆上繪畫了他具代表性的紅橙黃色圖形,是目前為此日本最大型的繪畫。展覽播放四部紀錄片,其中一部為上述作品的製作過程,為首次放映。

P1310675

最後筆者想請畫家選一幅今次展覽中最喜歡的作品,作為拍攝個人照的背景。畫家回答:「最喜歡的作品不在這次展覽中,因為最喜歡的作品一定是下一幅作品。」到這時我已習慣了他的答題模式,所以對此回應一點也不慌張。我選了一幅鮮豔的粉紅色背景畫作,上面畫了幾圈白色像泡泡的浮物,Guillaume Botazzi站左畫的下方,呈現出像他在思考甚麼的有趣畫面。

我說:「我認為你現在的心情很適合粉紅色,所以選了它。」
他說:「粉紅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給人快樂的感覺。我的畫作就是希望帶給人快樂。」

-*-*-*-bottazzi_guillaume_wonderland_HD©
「紀堯姆.波塔茲」──仙境
Guillaume Bottazzi ‘Wonderland’

日期:2016年5月21日至6月5日
時間:星期一至日上午10時至晚上8時;星期三下午1時至晚上8時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一至三號展覽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