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天神級的鬥爭,本不應由凡人參與。中國人喜歡問天,卻不知「天」就是天神的旨意,神要殺你,天命難違;或中二病上腦以為自己是天神,卻不是自己只是一介村民——在SS級天神重臨天下的年代,讓我們學習如何當一個——或許尚有一點尊嚴、仍然不服天命的——被秒殺的村民。

反東北抗爭的示威者被加重判刑,由原來的社會服務令突變成即時監禁十數個月。

憤怒嗎?沒有。
心痛嗎?也許還有一點點。

其實一點也不詫異,旺角衝突第一次判刑時,要悲憤也悲憤過了,尤記得社會一片沉默,感覺Facebook上的newsfeed甚至還沒有這次加刑那麼大反應。理性上當然知道他們都沒有錯,畢竟他們到現場抗爭的初心跟旺角的人,甚至自己,都沒多大分別,都是憤慨的年輕人,都是單純想為香港付出一點點的年輕人;連同情也是理性的,是建基於這些事實而覺得「要同情」他們。但其實已沒有多大感覺。當社會,當那些大人們,對一個被不合理判刑的年輕人毫無反應的時候,我也不期望他們之後會對被迫害的人有甚麼反應,而我也彷彿已經接受了一個現實——參加政治需賭上自由甚至於性命乃天經地義。

事情發生了,就結束,就過去了,或許可以在歷史上留下丁點的痕跡。這就是世界,這就是現實——我們只能悲傷,卻改變不了甚麼,只能問,自己如何與這樣的現實相處,生存下去。


《悟空傳》中,悟空等中二病神仙自己在天庭上大打出手,不小心跌落了凡間的一條村,又糊里糊塗地幫村民擊退了襲擊村落的妖怪。成功擊退妖怪的中二病神仙和村民們,立刻興致勃勃的要用些爛布弓箭打妖怪,整個想法on9和兒戲的很,電影也交待得兀突,卻又竟然成功給他們收服到妖怪——然後十數分鐘後,天神出場,輕鬆屠殺所有村民,悟空等一心想鋤強扶弱逆天命而行的神仙也被一一打爆,天神只輕輕道出:「你們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對抗天命嗎?其實一切我也看在眼內,只是暫不出手,要你們明白,天命難違。你說為什麼要殺死村民?他們早就該被妖怪殺死了,一切只是你給了他們一個虛假的希望。」

悟空傳 影評

彭宇晏飾中二病悟空(source:Onews

西方文明世界的凡人,原只因一次意外,天神互相撕殺幾乎死清光了,但遊戲總得玩下去,結果一班凡人發明了名曰「民主」的方式去玩本屬天神的遊戲。遠東的人沒有這種幸運。他們從來沒有殺死過天神。香港過去幾十年只是碰巧遇上天神沉睡的日子,天真地以為天神已經死了,不會再來,卻不知這班SS級天神已經蘇醒,巨人來襲的時候只能呆著等死。

政治是天神級的鬥爭,本不應由凡人參與。香港的年輕人,只是誤信一班自比天神的中二病神仙,豪情壯語喊出「我要那儲佛都煙消雲散」那樣的口號,以為整幾塊爛布訓幾十日街就可以殺死天神撼動天庭,不小心被捲入天神們的鬥爭,現在始發覺這本是一場強弱懸殊毫無懸念的遊戲——村民只有被秒殺和當奴隸兩個選擇,天,除了天神自己以外,逆不得的。

但一切也回不去了。

中國人喜歡問天,卻不知「天」其實就是天朝、天神的旨意,神要殺你,天命難違,誰也阻不了;或中二病上腦以為自己是天神,卻不知自己只是一介村民——在SS級天神重臨天下的年代,讓我們學習如何當一個——或許尚有一點尊嚴要維護、仍然不服天命的——被秒殺的村民。

(cover photo source:now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