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健明的精神分裂,竟然在一定程度上預視了香港之後陷入的分裂;陰雲不散的陳永仁意識,竟爾在現實中復活起來。為要贖回自己真正身份的陳永仁在電影中被劉健明殺了,現實裡,卻彷彿由近年沸沸揚揚的本土思潮繼承了他的意志——本土思潮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要正視和重新找回屬於香港的本土歷史,還香港人一個身份。

《無間道》是香港電影的經典,皆因電影切中香港人最核心的問題,一個大概只要一國兩制仍在,也會縈繞著香港人不散的命題——《無間道》給出的命題,是關於記憶、身份、遺忘與迷失。

劉健明和陳永仁是兩種選擇。有論者認為,九七後的香港人選擇了前者[1]——劉健明代表的,是以暴力,血腥,和詭計抹去自己的歷史,為要繼續維持他表面上的「好人」身份,也是希望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重新建構出他的「好人」身份——抹去歷史,就是不想被人發現不為知的過去,摧毀辛苦建立的「好人」劉健明。九七後的香港,一部份的香港人,一部份掌握權力和錢財的人在不斷消滅這座城市的歷史——拆去具殖民地特色的舊建築,消滅上世紀的政府檔案,無視歷史,竄改歷史——為的是要洗去一百五十年的「英帝國殖民地恥辱」,一廂情願要當個純正的「中國人」。

無間道 影評

執意要當個「好人」,當個警察的劉健明

劉健明動機含混,一方面,既見自己已在警隊內步步高陞,名利雙收,實不用繼續冒險在警隊內為韓琛當黑幫臥底;另一方面,間接殺死了黃志誠令自己產生道德上的譴責,冀以「當個好人」來為自己的功利動機開脫。香港人要當個中國人也是以道德包裝功利,在民族大義和五星紅旗底下,大聲疾呼自己是個炎黃子孫,是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掩蓋的,是自己跟中國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愛國的吼聲真心得連自己也騙了。

暴力篡改和扭曲自己歷史的人,最終卻不能心安理得地當個「好人」——《無間道III:終極無間》所揭示的,就是完美隱藏自己過去的劉健明,卻敵不過自己的精神分裂,殺死了陳永仁卻總是被他的意識纏繞,害怕有人再次揭示自己不見得光的過去,終日疑神疑鬼神經兮兮,結果竟墮入無間地獄。

劉健明的精神分裂,竟然在一定程度上預視了香港之後陷入的分裂;陰魂不散的陳永仁意識,竟爾在現實中復活起來。為要贖回自己真正身份的陳永仁在電影中被劉健明殺了,現實裡,卻彷彿由近年沸沸揚揚的本土思潮繼承了他的意志——本土思潮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要正視和重新找回屬於香港的本土歷史,還香港人一個身份。

今天是六四,關於香港的歷史和記憶,我們應當拒絕遺忘記。但要拒絕忘記的,還有很多很多,關於這座城市的歷史——歷史除了是一些紀錄,一些檔案以外,更重要的,是身份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陳永仁死了,關於他真正身份的檔案也被刪除了,但這些身份和歷史的痕跡總會散落在其他地方,我們仍可繼續尋找歷史,捍衛歷史,為的是要還陳永仁一個身份。

要拒絕遺忘的,還有一件事:香港人就是香港人。

[1] 朗天:《香港意識之終結——無間道III終極無間》,http://www.filmcritics.org.hk/node/305

(cover photo source: http://keywordsuggest.org/gallery/152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