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蔡康永的《吃吃的愛》,本來是以為一套關於小s及康熙的輕喜劇,沒想到其實是一套蔡康永藝術追求之作。《吃》其巧妙之處先不在此詳談,反而我對於其部份惡評有著更深的反思。《吃》之所以令部份人失望是因為大眾多抱著對「小s」、「康熙」及「搞笑」的期望去欣賞,或多或少是受電影宣傳手法的影響,而這些宣傳亮點及惡評其實都反映著電影通俗化的困局。

蔡康永首部執導的《吃吃的愛》,是他為小S量身打造的電影。

電影:藝術與大眾口味的結合

每次看完一套電影都會去看很多影評,但無奈中總發現普遍人看電影都很馬虎,更離譜的是帶著自我中心的角度去看,感覺就像你付了錢坐在戲院,就是等待電影製片人如何「討好」你。而我總認為應該是相反,電影製作人總會帶著心思去設計,由拍攝手法、鏡頭運用、劇本內容、對白、表達手法、音響、演員、甚至服裝,它們全部的結合才算是一套電影。他們付出那麼多我們不是應該仔細留意每個部份嗎?當然今次《吃》的影評也是如此。但我經常想,如果電影的價值落在一班沒有對電影有足夠認識的普羅大眾手上,這樣真的很悲哀。

[抱歉,打擾了] 點按以下廣告,能給本站微薄收益,幫助營運,拜託拜託😢🙏!
[SORRY!] Click the ads below, Scarcity’d receive a small amount of gain, which could support our team hugely, please😢🙏!

而最悲哀的是,電影本來就存在著最典型的商業與藝術矛盾。電影一方面是商業化的,代表著它本身存在著通俗化的元素,一切的價值在於觀眾與入場。另一方面電影製作過程其實是一個藝術創作,但然而用傳統藝術角度去欣賞電影,我們或多或少會失望,因為通俗化的存在令電影部分元素變得流於表面及簡化,甚至使它不能像高雅藝術般只由專業或愛好者去判斷,創作人也不能自由自主地創作。這種藝術通俗化早於二十世紀中由安迪華荷帶領的普普藝術運動中呈現出來。藝術變得更普及化,這是其一優點,但也是其一掣肘。電影比起以往藝術創作更為複雜,就是因為它在其通俗與藝術的結合。

「商業化藝術,可以消費,但真正視之為藝術的藝術,不能全然交給市場去支配;但藝術家的作品完成以後,就要進入市場,就要適應市場經濟及機制,不得不被消費者支配。」—何卓敏 香港藝術中心市務及拓展總監

《吃》足以證明蔡康永就是想結合大眾口味與自身藝術概念,所以看起來相當複雜以致部份觀眾的惡評。那些「搞笑」的宣傳手法,就是電影通俗化之中,為了吸引大眾的後果,甚至連片名的「騎尼」也是基於吸引觀眾的通俗手法。

電影通俗化之困難—觀眾與創作者關係失衡

藝術家與大眾的關係慢慢改變了藝術創作的道路,藝術社會學成為了現今另一個有趣的研究領域。以往好作品會以其真實性、稀有性、創意、美感或概念作判斷,但普普藝術運動以後,由於藝術走向民眾,民眾成為另一衡量作品的元素,因此知名度及其收益變成了作品「大眾化」的判斷單位,或者就是看觀眾喜愛程度。但我們都知道,受歡迎與專業的評審角度沒有必然關係,所以要做到兩者兼顧很難,如果一不小心,恐怕就會惡評如潮。

其實藝術轉向商業化已是不可回頭的路,現今電影發展的困難同樣也是藝術商業化的後果。但我們不可以只怪責製作者,因為觀者的身份對一部電影的構成更具影響性。甚至普遍電影制作人都為了在取悅觀眾與自我創作間舉步為艱的時侯,其實普羅大眾仍然用自我中心的角度去看電影,這樣電影發展及藝術發展只會更困難。

其次,現今普遍發生的奇怪現象是觀者會用一個比創作人更為「藝術家」的身份去看電影,也許是因為教育文化水平達到一定水平的成果,但他們似乎不明白電影當中通俗化的元素,仍然帶著對傳統藝術的判斷手法,以其真實性、稀有性、創意、美感或概念作判斷,但明顯地電影作為通俗藝術,不可忽視的是去看創作人如何將大眾口味與其藝術概念混而其一,這也是華荷大師對藝術大眾化的看法。

但是,就算創作人如何花心思於將大眾口味與其藝術概念混而其一,若果觀眾不受落,恐怕也白費了。但為什麼觀眾會不受落,其實有時候是因為大眾的馬虎、自我中心與無知,就如《吃》的惡評。《吃》就是很當代典型結合藝術與大眾之間的好例子。《吃》的電影宣傳及部份「康熙」的笑位就是通俗化的成果,而電影其餘大部份都是蔡康永的藝術追求。但它成功嗎?當然不是最成功的結合,因為某些結合有點太過於強行,但細心想想其實小S搭上蔡康永的組合關係,他們也身不由己地需顧及大眾口味,畢竟「康熙來了」就是深入民心的大眾文化代表,如果不兼顧就會像小S常說的那樣:「誰會看?」

[抱歉,打擾了] 點按以下廣告,能給本站微薄收益,幫助營運,拜託拜託😢🙏!
[SORRY!] Click the ads below, Scarcity’d receive a small amount of gain, which could support our team hugely, please😢🙏!

我經常想,製作人花了那麼多心思去為觀眾設想,難道觀眾不應該也是如此對待其作品嗎?明顯的是觀眾與創作人關係的失衡,大眾的評價彷彿能否定創作者一切的心思。自我中心的觀眾們總是投訴制作人的失敗,但卻沒有深入認真對待其作品,甚至或許根本只是自身文化水平不足。難道要將「顧客永遠是對的」這觀念帶到藝術創作嗎?《吃》是爛片嗎?你可以說你喜歡什麼又不喜歡什麼,但你沒有權說你不喜歡的就是垃圾,或者一切你的不喜歡都只是你的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