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的愛》影評一】探討電影通俗化的致命傷 — 觀眾

看完蔡康永的《吃吃的愛》,本來是以為一套關於小s及康熙的輕喜劇,沒想到其實是一套蔡康永藝術追求之作。《吃》其巧妙之處先不在此詳談,反而我對於其部份惡評有著更深的反思。《吃》之所以令部份人失望是因為大眾多抱著對「小s」、「康熙」及「搞笑」的期望去欣賞,或多或少是受電影宣傳手法的影響,而這些宣傳亮點及惡評其實都反映著電影通俗化的困局。

舞台劇有金像獎嗎

不久之前,黃子華在香港籌辦舞台劇《前度》,一票難求。HK01在當時為此作出過報導,內容卻錯漏百出,說「英國百老匯及West End多次公演」,又說「英國戲劇界最高榮譽東尼獎」,貽笑大方。

一套浪漫而悲壯的戰爭音樂劇(音樂劇介紹 四之三) 南北越戰、美軍、越南人,一個大家但求好好生活的故事

1970年代是越戰的年代。 在美國,越戰依然是一個爭議性的話題。當年美國政府為了阻止共產主義的擴展,出軍越南,協助南越抵抗共產勢力支持的北越。可是,越南的地形不是美軍所熟悉的,共產勢力的遊擊戰術亦不是美軍所擅長,於是戰事一直處於膠著狀態,美軍便需要長期駐守南越。隨著死傷人數的上升,美國國內的反戰聲音亦越加激烈。就是在這個氛圍下,兩個法國音樂家看到了上面的那一張越戰的新聞照,萌生了為這場戰事編寫一套音樂劇的念頭。
無間道 影評

【影評】《無間道》:要拒絕遺忘的歷史還有很多

劉健明的精神分裂,竟然在一定程度上預視了香港之後陷入的分裂;陰雲不散的陳永仁意識,竟爾在現實中復活起來。為要贖回自己真正身份的陳永仁在電影中被劉健明殺了,現實裡,卻彷彿由近年沸沸揚揚的本土思潮繼承了他的意志——本土思潮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要正視和重新找回屬於香港的本土歷史,還香港人一個身份。

周耀輝與麥浚龍:另類非另類?

說起香港詞人,大多數人會立馬想起「雙偉文」:林夕和黃偉文。但筆者卻偏偏鍾愛 周耀輝 ,愛他筆下一篇篇讓人醉生夢死的歌詞。由千禧年代起,麥浚龍與周耀輝合作無間,由迷幻的獨特嗓音演繹另類偏鋒。 林夕說過:「如果用三種東西比喻我們,我是一塊海綿,黃偉文是一個刺蝟, 周耀輝 是一個雕塑,而且是紫檀木的,小葉紫檀,最貴那種,現在已經滅絕了。」

一套號稱史上最傳奇的浪漫音樂劇(音樂劇介紹 四之二) 法國歌劇院、一個天生殘疾的人、一個女高音,交織成動人愛情故事

1984年,一個正在倔起的年青音樂家找來了另一個監製界的新星,向他介紹一個很簡單的理念:「我一直都希望寫一套浪漫愛情音樂劇。那天我在翻看舊書,我想我找到了。」 這套劇的成形過程大概沒有之前介紹的《孤星淚》一樣戲劇性。他倆找來了一個當時只做過諧星的男演員當了主角,一個寂寂無名的小女演員做女主角,大家都覺得很冒險,但這場冒險卻成功了。

一套由民眾捧紅的音樂劇(音樂劇介紹 四之一) 非常長氣、票房低開、評論一面倒的噓聲,最後成為史上最偉大的音樂劇之一

法國有一對合作伙伴,他們倆在看書時,突然一想:「這本書能否成為一套音樂劇呢?」。於是,1980年,這套音樂劇在巴黎進行首次公演,數月後因演期已滿而完結。故事看似就此結束。 有人得到了這套音樂劇的錄音,聽完了覺得很有潛質,便將之交去了當時在倫敦城西正在崛起的監製新星。聽畢,監製便與Royal Shakespeare Comany合作,籌組了劇組,請來了作曲填詞的法國拍檔,找來一個主業是記者的填詞人作英文歌詞的填詞,排演正式開始。 他們一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賭注。

【同志播種喜劇】《借種消愁》——講同性愛,也講父子情 專訪劇中編導演鄧智堅及演員袁富華

本地鮮有關於LGBT的舞台製作,剛好這個月在高山劇場有一齣hehe劇《借種消愁》上演。由《點五步》男主角林耀聲與曾奪香港小劇場獎最佳男主角的鄧智堅㩦手飾演一對相戀多年的同志戀人,而兩位曾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喜/鬧)的魯文傑和袁富華則飾演他們的父親。在倆口子面對生活壓力和得知父親希望兒子能夠繼後香燈的想法之際,他們由此引發奇想,打算領養小孩。經過一輪有血有肉的對話後,他們決定到外國借肚產子。到了三十年後,兩個兒子長大成人,並跟這對男同志父親展開一段成長的交流。

【深入分析】《唐伯虎點秋香》: 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

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出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周星馳扮演的唐伯虎手筆。故事說到陳百祥飾演的祝枝山因為欠下了三十萬兩賭債,特地拜訪唐伯虎,乞求丹青填債。擾攘一輪,唐伯虎終於答應,揮毫畫下了雄鷹展翅氣吞天下圖。此段早就是皆知巷聞的經典周星馳橋段,電影誇張演繹唐伯虎的繪畫方法,純粹搞笑,不過若果認真起來,以藝術的角度去分析,其實亦大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