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浪漫而悲壯的戰爭音樂劇(音樂劇介紹 四之三) 南北越戰、美軍、越南人,一個大家但求好好生活的故事

1970年代是越戰的年代。 在美國,越戰依然是一個爭議性的話題。當年美國政府為了阻止共產主義的擴展,出軍越南,協助南越抵抗共產勢力支持的北越。可是,越南的地形不是美軍所熟悉的,共產勢力的遊擊戰術亦不是美軍所擅長,於是戰事一直處於膠著狀態,美軍便需要長期駐守南越。隨著死傷人數的上升,美國國內的反戰聲音亦越加激烈。就是在這個氛圍下,兩個法國音樂家看到了上面的那一張越戰的新聞照,萌生了為這場戰事編寫一套音樂劇的念頭。

一套號稱史上最傳奇的浪漫音樂劇(音樂劇介紹 四之二) 法國歌劇院、一個天生殘疾的人、一個女高音,交織成動人愛情故事

1984年,一個正在倔起的年青音樂家找來了另一個監製界的新星,向他介紹一個很簡單的理念:「我一直都希望寫一套浪漫愛情音樂劇。那天我在翻看舊書,我想我找到了。」 這套劇的成形過程大概沒有之前介紹的《孤星淚》一樣戲劇性。他倆找來了一個當時只做過諧星的男演員當了主角,一個寂寂無名的小女演員做女主角,大家都覺得很冒險,但這場冒險卻成功了。

一套由民眾捧紅的音樂劇(音樂劇介紹 四之一) 非常長氣、票房低開、評論一面倒的噓聲,最後成為史上最偉大的音樂劇之一

法國有一對合作伙伴,他們倆在看書時,突然一想:「這本書能否成為一套音樂劇呢?」。於是,1980年,這套音樂劇在巴黎進行首次公演,數月後因演期已滿而完結。故事看似就此結束。 有人得到了這套音樂劇的錄音,聽完了覺得很有潛質,便將之交去了當時在倫敦城西正在崛起的監製新星。聽畢,監製便與Royal Shakespeare Comany合作,籌組了劇組,請來了作曲填詞的法國拍檔,找來一個主業是記者的填詞人作英文歌詞的填詞,排演正式開始。 他們一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賭注。

【專訪黃詠詩 第三回】半年後的星期五八點鐘,你得閒去睇場舞台劇嗎? 有人話香港喺文化沙漠,黃詠詩就話沙漠都有綠洲。

畢業於演藝戲劇系,轉而踏上編劇之路的黃詠詩多次籌備自編自導的獨腳戲,過程中監製管數宣傳一腳踢。試過寫電影劇本,然後又回歸搵食艱難的劇場。 有人話香港喺文化沙漠,黃詠詩就話沙漠都有綠洲。

「活出生命的美好」蘇金妹分享會

蘇金妹,她有一個平凡的名字,卻有不平凡的人生。 蘇金妹 15 歲因意外導致下肢癱瘓,經歷十多次痛苦手術,但無損她的鬥志,反而令她更珍惜生命,做了 40 年義工,以自身經歷幫助及關懷有需要的人,讓他們得到生活上的幫助,更重要是,獲得心靈上的慰藉,從而積極面對人生。

美的教育

人家都說香港是文化沙漠。以通識科的答題模式來回應,我有一定程度上同意這種說法。 去欣賞文化,大家要先學到甚麼是美。若果你拿著戲劇的美去評論現代舞,那場演出將會非常不美。幸好的是,藝術這回事,一來大家可以用不同的尺去看,二來萬變不離其宗,美始終有一個「國際認可」的程度。香港被說成是文化沙漠,對美缺乏要求與認知是其中一大因素。